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这么爱,那么殇

55 相亲成功

这么爱,那么殇 小尺寸 3350 2018-12-06 23:47:43

  吃饭的时候,路言兮就看出来了,有了文语静母子,她就成透明的了。但即便大家都把她当自家人,她却并没有很快融入,更多的是拘谨和客气。

  B市的空气很好,月亮挂在天上,周围繁星闪烁,晚饭过后,爸妈抱着大麟子出门炫耀去了,文语静是人如其名,温柔娴静,拿了本书在窗台安静阅读起来。路言兮抱歉地打扰她,拿了一杯果汁递给她,在她旁边坐下。

  文语静接过去,喝之前拿起笔。

  路言兮伸手阻止了。说:“你不用写,用手语就行,看看我能不能懂。”

  因为自身的缺陷,笔和纸是文语静的随身物品。她已经习惯了用文字交流,对于路言兮的建议,她有些意外,又有些惊喜。

  “你是说对不起?”路言兮虽不精通,但一些最基本的还是能猜猜,见文语静点头,她知道她答对了。“对不起什么?刚才吃饭,爸妈和姥姥只和你说话,忽视了我?”

  文语静诧异于路言兮竟然懂她想说的话。可路言兮想的是文语静果然心细又善良,她竟能考虑到她的感受,倒是让自己受宠若惊。像这么既好看又善良的人,真难得。

  路言兮“委屈”地撇嘴,补充说到:“何止刚才呀,自从你和大麟子来了之后,他们已经很少给我打电话了,几乎都快忘了我了,”见文语静露出尴尬的神情,路言兮赶紧调转话锋,“不过,我还得谢谢你,终于让他们高兴了,看来爸妈和姥姥是真心喜欢你。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围着我转,早都看腻了,经常会说,要是当年没有引产,再多个孩子就好了。而我,从来都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我也会常常在想,要是我也有一个兄弟姐妹就好了,可以多个人聊天谈心,在我任性气着爸妈的时候,有另外一个孩子能让他们感到欣慰。我觉得你就是,我以后可以叫你姐吗?”

  “语静姐,没有你父亲就没有我父亲,没有我爸自然就没有我,以后我爸就是你爸,他会把你当亲闺女对待,我们也都会把你当真正的亲人的。”这不只是路言兮个人的肺腑之言,她知道善良的姥姥和言萍女士也是这样想的,更遑论那个早就跟她摊过牌的路大军。

  文语静呆愣了会儿,嘴角微掀,轻轻点了点头。路言兮见此,也笑了。

  文语静拿出她写的短篇小说,路言兮才发现她刚才翻开的那本书里有她这段时间投稿刊登的文章,而她翻开的那篇标题是《怀念我的军人父亲》,仅凭这几个简单的文字,路言兮也不由得感同身受,心腔涕泪,文语静是真的很想念她父亲。文语静说她以后想靠写作赚钱,还拿出每一本刊出的杂志,满满一大摞。路言兮仔细阅读了两篇,文采很好,感情细腻,妥妥的大才女一枚。文语静告诉她,她母亲就很喜欢看书,在岛上那些年,叶轩也给了她很多书,她每天只是睡觉,看书,再自己做各种各样的菜,但大多偏清淡,叶轩对她的“清汤寡水”最是厌烦,从来不会对她露出哪怕一丝赞许,甚至一个眼神。

  “语静姐,你喜欢叶轩吗?”

  文语静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思考了会儿,拿起纸笔,写出“我和轩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从出生,我们就没有离开过彼此。”

  路言兮看着她秀气的小楷文字,想,这该是另一种爱情吧,从出生就绑在一起的爱情,前世缘,今生续,在别人看来充满浪漫,可对他们自己而言,更多的是悲凉和无奈吧。

  那天,文语静和路言兮聊了很久,聊了很多,关于叶轩和叶城,关于生活,关于未来,一直聊到后半夜,实在困得不行,她们便在同一张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路言兮还得一个人回到A市继续跟着汪学姐做事,随着高铁以120km/h的速度驶离B市,熟悉的风景一点点后退,路言兮突生沧桑凄凉之感。把故乡抛在身后,单枪匹马闯生活那么多年,本想着学得一身本事回来和某人一起干一番大事业,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也很无奈,随着年少轻狂的梦烟消云散,她却是有些累了,她是想念B市,更想念归岭县了,因为那是她的根,那里的山石草木,那里的红砖瓦砾,那里每日升起的朝阳,那里刮过耳边的山风,还有那里可爱纯朴的人,无不让她深深挂念。晶薇结婚后跟着陈辉回了陈辉老家,她是没有理由再待在那个离家人那么远的地方了。但是,还有那个她心里的人,叶城上次告诉她他要去寻找他母亲曾经去过的几个地方之后就很久没联系过了,不知道他现在在世界的哪个角落。

  180天,120天,98天,45天,22天,15天。。。

  这天早上,路言兮醒来,想起一年前,叶城向她告别离开,整整一年,叶城很少联系她,而她自己很忙,也克制着不主动联系他。路言兮翻开微信,两个界面就能囊括她和叶城一年的聊天记录。

  今天正好周末,不用上班,路言兮不打算早起,可晶薇却不想如她的愿,打电话来提醒她叶城已经离开一年,她中午给她安排了相亲对象,名叫“凌风”,还威逼利诱叫她无论如何都得去。

  “好好好,大小姐,我一定准时到,昨天加班做方案熬到凌晨3点,你让我再睡两个小时就去。”

  “路言兮,你可别放他鸽子,不然他会抽了我的筋,扒了我的皮。”在路言兮挂电话之前,许晶薇把爽约的严重后果告诉了她。

  路言兮出门前,好好收拾了一番,赌气地自言自语到:“臭叶城,死叶城,你不要姑奶奶,自有人要,你再不回来,就等着后悔去吧。”

  人不仅没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路言兮慢悠悠地走到小区楼下,拿出手机看看,什么都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

  “小姐,你到底上车不?你不上,我得载下一个人了。”出租车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催她,上就上,路言兮钻进出租车里,去往相亲的地点。

  一家西式餐厅里,路言兮刚坐下不久,就有一个声音传来,这个声音那么熟悉,是她在梦里常常听到的声音,“是路小姐吗?你好,我是凌风。”

  路言兮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控制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凌风招来服务员,熟练地点了菜,竟都是路言兮喜欢吃的。“路小姐,你以这种眼神看我,我会以为你喜欢上我了?”

  “你和我一个朋友很像。”路言兮收拾好泛滥的心情,喝了一口茶,云淡风轻地说。

  “哦?什么样的朋友?他对你重要吗?”

  “他和你身高一样,脸型一样,声音一样,不过要白一点,跟你一样喜欢穿白色衣服。以前对我挺重要的。”

  “那现在呢?”

  “现在?”路言兮接过服务员送过来的午餐,没回答他,大快朵颐起来,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心情舒畅得很。

  凌风在路言兮吃饭的时候接着问:“我觉得路小姐挺合我意的,你同意和我交往吗?”

  “我怎么合你意了?第一次相亲就这么肯定吗?”路言兮笑着问他。

  凌风确定地点点头,没说话,只是认真地看她,似要把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印在脑海里。

  “嗯~有这么好看的帅哥追,我打算甩了我那不靠谱的男朋友。所以,我同意了!”路言兮最终还是败下阵来,爽快答应。

  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会有相亲成功的一天。阳光透过几净的窗玻璃洒进来,照在身上,暖暖的,路言兮选择脸朝外,嘴角微掀,欣然接受这样的人生。

  。。。

  春华秋实,物换星移,两年时间一晃而过。

  路言兮今天起了个大早,然后就一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半天,头发凌乱,脸色惨白,皮肤还有些,松弛?

  “啊!”她尖叫一声,啪地把镜子盖上,气呼呼地嚷到:“臭凌风,死凌风,烂凌风,坏凌风,发霉凌风,浑蛋凌风,你再不求婚,我就找别人嫁了!”

  一个小矮人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推门进来,问:“舅妈,发生什么事了,我听见好大一声响声。”

  由于年龄太小,话还说不太利索,舅妈二字却叫的异常清晰。

  “大麟子,说过多少次了,叫小姨。”

  小鬼憋屈的撇撇嘴,说“舅舅教我的。”

  “我还没嫁给他。”

  可爱的小朋友似懂非懂地点头,“哦!小姨,尿尿。”

  看着小人儿夹着小短腿儿,使劲憋着的模样,路言兮赶紧起身把他拎到了洗手间。

  今天是大麟子小朋友进幼儿园的第一天,外婆很早就过来把他打扮成了小绅士。盯着在镜子里与往日迥然不同的自己,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

  “哟!大麟子,这么小就这么臭美呀!”路言兮坐在沙发上没好气地说。

  自从凌风带着文语静去美国治疗嗓子,大麟子就由路言兮带着。作为大龄未婚女青年,她并不擅长这个,好在大麟子小朋友继承了父母优良的基因,随便一穿,就是小帅哥一枚。

  “羡慕了吧,嫉妒了吧,谁叫你不自己生个。”言女士这几年没少催路言兮可以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了。路言兮总是以还没玩够应付她,把可爱的大麟子扔给她,就是想要刺激她。

  “我还没结婚呢,言女士,你不是坚决反对未婚生子吗?”

  “凌风还没向你求婚呀?言兮呀,你得催他。不然等你人老珠黄,他就不要你了。”

  路言兮抱起帅气无比的大麟子,赶紧转移话题。

  “走了,外婆,快迟到了!”

  “乱叫什么,谁是你外婆?”

  “我替大麟子叫的,他都烦你了。”

  不知道被小姨利用,大麟子一路上拍手叫好。

  去到幼儿园的时候,他们碰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人。彭俊扬开着豪车牵着一个甜甜的小姑娘也来上幼儿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