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难养:总裁婚后请当心_秋夜暗雨著_鬼妻难养:总裁婚后请当心阅读页_小说阅读网 - 美高梅
首页 美高梅 灵异鬼怪 鬼妻难养:总裁婚后请当心

第一一零章 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鬼妻难养:总裁婚后请当心 秋夜暗雨 2231 2018-05-16 23:57:03

  甘霖看了萧瀚一眼。

  萧瀚笑道,“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你不觉得嫁给了我,日后想给官家找麻烦就有了很大助力吗?”

  甘霖笑了笑,说道,“为了娶我,你甚至于愿意让我利用你?”

  “你做了我老婆,我自然要替你出头帮你教训曾经欺负你的人,这不是老公的职责所在吗?”

  “现在说的这么好听,谁知道结婚以后你还记不记得这个事情。”

  “你可以录音做证据,或者,我们写个婚前协议。”

  萧瀚仍旧是笑着的,轻松的语调里半真半假,让人难以辨别他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甘霖却并不在意真假,“算了吧。我这个人一向喜欢独立解决事情。就不劳烦你做靠山了。”

  “……”

  萧瀚没有说话了。

  车子里忽然间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

  甘霖对中止的话题并没有太过在意,百无聊赖地看着车窗外的路景。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瀚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氛围,“你有个姐姐,对吧?”

  甘霖的脸色一怔,随后笑道,“既然都调查过了,还问这样的问题?明知故问?”

  “貌似你们姐妹两个的性格很不一样啊。”

  甘霖眸波微动,沉默了会儿,笑道,“是啊。我们是两姐妹。大的叫做官霖,小的叫做官菲。虽然是孪生姐妹,但是,性格却天壤之别。官霖很蛮横,从小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主,而且睚眦必报,像个野小子似的,跟人打架动手是家常便饭的事。而官菲则是文静乖巧,喜欢看书,喜欢做家务,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女孩子。”

  萧瀚听着甘霖的描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亏你还能说的这么不动声色的。我怎么听着,你的性格好像跟你所形容的那个官菲一点不一样啊?而且,你对你姐姐的评价未免也太不客气了。”

  “我说的是最客观的评价。官霖就是那样的人,而官菲也是……”甘霖的眼神微微黯淡了下来,“一切都变了。两年前那场车祸已经把过去的官菲带走了。现在,官家人还称呼我为官菲,但与其说我是官菲,倒不如说是重生的官霖。”

  萧瀚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种微妙的违和感,却一时说不出来。

  “说起来,你们姐妹两个的命运挺被捉弄的,先后遭到事故,真是少见。”

  “嗯。一个失足坠楼,一个横遭车祸。像是苦情电视剧里面的桥段一样呢。”甘霖笑了起来,略带调侃的口吻像是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可萧瀚却听觉得这番调侃里有别的含义。

  根据所调查到的资料,虽然官霖的死被鉴定为意外坠楼,但仍旧有些可疑之处。而且,当初官菲还因为不接受调查结果,要求过重新调查,就是没有被接受而已。

  “你两年前的那场车祸,真的是意外吗?”萧瀚若有所思地问道。

  甘霖眸光一滞,之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不然是有人故意开车撞我吗?”

  “……”萧瀚笑了笑,没有接话。

  甘霖单手托腮,轻轻地叹了口气,“萧总,我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放在心上比较好。说实在的,你这样暗中让人调查我,让我感到非常的不愉快呢。”

  “不暗中调查,那么,如果我明着问你,你会告诉我吗?”萧瀚反问道。

  “……”

  甘霖沉默。

  萧瀚笑了,“话说回来,知道你的事情越多,我就越对你无法释怀。总忍不住,想了解得更多。”

  “不是都调查遍了吗?还有什么好了解的?”

  “我指的是了解你的内心,想知道你最真实的想法。”

  甘霖定定地看着他,“认真的?”

  “我像是开玩笑吗?”

  “你会吓到的。”甘霖口吻冷淡了许多,带着警告。

  萧瀚听出来了,却并不在意,“那我期待着。”

  没多久,两人终于到了公司。

  分开的时候,萧瀚特别叮嘱甘霖,“那个成俊,就放弃吧。”

  “萧总,那是我的自由,你没资格干涉吧?”

  甘霖说着,自顾自地丢下他走了。

  萧瀚站在那里,幽深的目光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

  自从出差回来后,萧瀚放在甘霖身上的注意力比过去更多了,甚至接触她的频率也更为密切了,加上两人现在又住在隔壁,这更给萧瀚创造了许多机会。

  他几乎就跟狗皮膏药似的,上下班都粘着甘霖,半强迫地接送她上下班,还有吃早晚饭,有几次甚至打着讨论工作内容的名想闯到甘霖的家里去,好不容易才被甘霖给挡了回去。

  长此以往下去,甘霖觉得自己应付得几乎精疲力竭了,但在外人看来,却觉得他们关系甜蜜又恩爱,办公室里整日都有人拿她调侃,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在甘霖听来,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就在萧瀚步步紧逼的生活中,成俊归国的日子也一天天的逼近了。

  这天,甘霖一个人在公司食堂吃午饭。

  官思思端着餐盘坐在了她的对面。

  因为萧瀚和甘霖的亲密接触,官思思心里面对对甘霖早已怨声载道,只是强忍着,没有让脸色太难看而已。

  眼下,她却带上了这段时间以来最为灿烂的笑容,“甘霖姐,你还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甘霖听着她那意有所指的话,笑了,“嗯。我知道,是成俊回国的日子。”

  “大姐之前说要去机场接他的,但是姐夫说要先回公司,就不让大姐去了。”官思思状似不在意地说道。

  甘霖听着,笑了,“嗯。我明天已经请了假。”

  官思思愣了下,嘴角掩饰不住地勾了起来,“你打算明天就去见他吗?”

  “毕竟这么久没见了,给他个意外惊喜也不错。”

  官思思眼睛里闪着光芒,只是极力克制着,说道:“其实,我听说,自从你两年前失踪以后,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没有了温度一样,整日里埋头工作,大姐对此有不少意见。他们夫妻间的感情也受到了影响。”

  甘霖看着官思思那不露痕迹的怂恿她的模样,笑着,“是吗?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他们夫妻感情生疏了吗?真是让人高兴。”

  “甘霖姐,我能理解你想见姐夫的心情,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你体谅体谅大姐的感受。”

  “你真是个好妹妹。”

  甘霖笑着应着,但是,心里面却在冷笑,明明早就把官玲玲给出卖了,还要做门面工夫,真是好笑。

  两人愉快地结束了午饭,回办公室继续工作,就好像什么都没有交谈一样。

  第二天,甘霖果然没有到公司上班。

  周睿全因为萧瀚的关系,所以对甘霖格外有些关注,得知她请假没来上班,就在汇报工作的时候顺便问了一句,“萧总,听说甘小姐今天没来上班。是生病了吗?”

  萧瀚埋首在文件堆里,应道,“哦。早上她跟我说来生理期了,想休息一天。”

  “哦,是这样啊。”

  原本低着头集中在文件上的人突然抬起头来,“对了,你一般这个时候都在做什么?”

  他问得太突兀,周睿全一时没明白,“萧总,你说什么?”

  “啧。不都说女人来那个的时候特别受罪吗?你不是有女朋友吗?通常在这个时候,你都做些什么,让她好受些的办法有没有?”

  周睿全恍然过来,“哦,是这个啊!嗯,就是各种嘘寒问暖啊。像是帮她倒杯红糖水啊,准备热水袋啊,帮她按摩啊,帮她做家务啊之类的……”

  周睿全列举了一通的事情。

  萧瀚听着,笑了起来,“没想到你小子平日里看起来油嘴滑舌的,这种时候还是个实干派啊……”

  周睿全有点汗颜地挠着头,“呵呵。没办法,我女朋友有点那个,有点手腕。我这也是求生欲望够强大,被她训练出来的。”

  “确实。你家那个,很有母老虎的潜质。不过,你们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是天生一对。”

  “萧总,你这么调侃,不太合适吧?”周睿全有点无奈地笑了笑,又说道,“话说,这对萧总你倒是个很好的表现机会啊。肯定能加很多印象分的。”

  “说是这么说。不过,你这些好像我都不适用。”萧瀚为难地说道。

  “怎么了?”

  “甘霖那个女人防我防得紧,到现在都不让我有机会进她门。我就算想表现,也没有机会啊……”

  “萧总,你这就多虑了!”周睿全笑嘻嘻地说道,“不都说了吗?女人每个月到了这个时期,总是最虚弱的。她们的战斗力血值直接能掉到一半以下,与其说没机会,倒不如说正是个机会呢!”

  “是你说的这个理!”听到周睿全这么说,萧瀚恍然大悟,摩拳擦掌的样子,“那我今天下班后,可得好好表现了。”

  周睿全连连认同地点着头,“萧总,我看好你哦。”

  “哼。等着瞧好吧。”萧瀚信心十足地笑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