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妖孽夫君的绝色萌妃之君卿天下

『第十一章 回宫准备』

  洛子卿看着帝君溟离开的背影不知所措,姬冰雁愣了一下,随即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希望卿小姐别给王爷添麻烦。”说完,琥珀似的眸子扫了她一眼,出去了,那眼神别有深意。

  看着姬冰雁透明净白的眸子,洛子卿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虽然自己明了,不免还是有一些忧伤,他是觉得我会拖后腿吗?想到自己的实力,洛子卿心虚的抠着手,咬着嘴唇不说话。

  苏若搂过洛子卿,早已看破她的心事,善意的说道:“卿丫头,你别往心里去。他就这个性格,整天对谁都冷冰冰的。”

  洛子卿感受到苏若传递给自己的信心,把坏心情慢慢去掉,歪头问道:“那他对小君君呢?”苏若扶额笑道:“王爷比他还冷呢!”洛子卿心情轻快了不少,褐色的眸子微闪着光,突然认真的说:“那帝君溟是有多冷呢?”

  苏若放开了洛子卿,扶好了头上的簪子,打趣道:“王爷呀,一放怒气,这个王府就冷了。二放怒气,这个天权国就冷了。三放怒气……”苏若停下来,温柔的目光看向洛子卿,等着她来接自己的话。

  “整个帝苍大陆就冷了。”洛子卿接上去,心里刚才的不快全都散去,眉头也舒展开。两人又聊了很多,关于王爷,关于王府,关于天权国。

  这段记忆到后来,洛子卿都还回忆着,每次想到心里就一酸。毕竟漫漫人生,一个人可以坐下来,满怀耐心的开导自己,这样的人,不多了。能在善于激动的年龄遇见这样的长者,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云,慢慢的在天空飘着,苏若看看时辰,柔声说:“快到正午了,去给王爷准备午膳吧。”

  洛子卿这才想到自己一上午只顾着和苏若聊天,啥都没干。赶紧同苏若出去了。

  凤绯颜缓缓从暗处出来,轻轻打开门,穿越灼玉小雅,走入帝君溟的书房,低头行礼,又缓缓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一吐露出来。

  帝君溟专注地看着手中的卷轴,低眸不语。“……属下告退。”听到凤绯颜的话,帝君溟及时叫住了他:“回去你就不要看着洛子卿了,一会给白虎说,让他少管洛子卿的事。顺便,开导他,本君要做什么事,自己心里明白。”意思传达明确,凤绯颜一怔,转身,低头答道:“是。”说完红衣微动,出了书房。

  走向姬冰雁的珀琥阁,看见一白袍男子坐在一个椅子上,冥想着。凤绯颜提起华贵的红袍,推门进来,褐发微微舞动。“谁?”姬冰雁警觉的看向前方,发现是凤绯颜,又收回了玉笛,挂在腰边。“你来了?干什么……”

  “君主让我给你说句话,以后你少管洛子卿。”一双桃花眼担忧的看着拿起酒壶的男子,一饮而尽那极烈的酒。酒越烈,越伤喉,同样,越扎心。

  姬冰雁缓缓把酒壶放下,抬手擦干嘴角的烈酒,声音如寒窖里的冰:“少管?哼。你看君主成什么样子?为了一个女人,低眉顺眼着这么多次!”苦笑一声,看着门旁早已开过花的桃花树,小声且带着委屈的腔调说着:“整个帝苍大陆又有几个人敢让君主这样低声下气……”

  说罢,走去桃花树,从腰间取下白玉制成的笛子,放在薄唇边,轻轻吹着一首忧伤的曲子。凤绯颜握紧了拳头,不久又松下,转眸走到他旁边,宽慰说:“白虎,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们说……一起出生入死保护君主那么多年,有什么事我们没经历过?等青龙回来,我们再考虑洛子卿的事。现在,忍着,别违背君主。”

  姬冰雁看向凤绯颜绯色的眸子,冰冷的脸上也染上一种柔光,点了点头,“知道了,朱雀……”

  两人一个吹笛,一个看吹笛的人,在桃花树下,伫立许久。

  花虽然已经谢了,但幸好有人看见了她开花那一刻。人虽然已经累了,但幸好有人见证了他蜕变的那一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