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古典架空 复闻袅

第一章 出山2

复闻袅 宁水闲 1969 2019-01-11 20:51:47

  敏琈沂对面前这位皓莅少将还是颇有好感的,到不是那种男女之情,只是单纯的欣赏。此人剑眉星目,身材健硕。古铜色的皮肤一看就知他常年征战沙场。一阵寒暄之后,言珩便说明了来意。纯阳一师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就说:“老朽,并不是十分愿意出山去接管什么迤淼。”

  “一师!眼下局势复杂您不是不了解,迤淼百姓民不聊生。我对皓莅王一向忠心,可是出于仁义不愿让无辜的人受苦。在下此次并未派兵随皓莅王出征迤淼就是不想看到这种局面发生。可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这样。您是西南德高望重的人,只要您出面,王就不好动整个迤淼,迤淼百姓也才能逃过一劫啊!”言珩一气呵成,显然这番话他早已打过无数次草稿。敏琈沂着实打心眼里佩服这个言珩。早就听闻言珩为人刚正不阿,气度非凡。虽贵为皓莅少将军,但他却不谄媚于皓莅王。他认为皓莅王强行攻城掠地并非君子所为所以就自己按兵不动。照道理言珩这样的臣子早就被杀头一万次了,可是从太上王起言家就手握皓莅,加五分之三的兵权,加上言珩行得端,除了有时会谏言之外也丝毫没有谋反之意,音莽也就渐渐放任不管了。

  纯阳一师依旧是和蔼微笑的模样,却说出了让在座的各位都大吃一惊的话:“少将军,为人臣,最忌背弃君王。少将军如今的做法是君子,但非臣子,恕老朽不敢苟同。而这国家政事嘛,我们席山从不掺和,少将军还是请回吧。”

  言珩的脸色明显有些赧然,他应该是没有想到纯阳一师会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纵然驰骋沙场多年,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不然怎么叫少将军呢。敏琈沂有些心疼这位少将军,可这事自己也没有插嘴的余地,只能在一旁干看着。偶尔侧目瞥两眼言珩,余光也总是很快移开,生怕和他对视。倒是楠无殇,翘着个二郎腿,一副看戏的模样。结局嘛自然不用说,言珩兴冲冲地来,灰溜溜地走了。敏琈沂和楠无殇将他送到山脚时,楠无殇突然开口了:“少将军,你的顾虑我们其实懂。我爹不答应那是有原因的。他认为你为了大义背弃了皓莅王,”

  “我没有!就是因为忠心,不想让皓莅王被世人所唾弃,我才……”

  “好了好了,”楠无殇拍拍言珩的肩膀,示意他不要那么激动,“是否忠心,这是次要的。少将军既然想让我爹出山,就得拿出他所认为的诚意出来。那些大爱仁义,在我爹面前是没用的。想当年他可是血刃—”

  “咳咳!”敏琈沂赶紧用胳膊肘撞了撞楠无殇,以示意他说话分寸点。“哦哦,当年的事就不提了,想必少将军也不感兴趣。总之少将军不必对此事太过于介怀。那—楠某就送到这里了。”

  敏琈沂见状,也双手作揖:“望少将军一路顺风。”

  送走言珩之后,两人慢悠悠地走在回去的路上:“楠无殇,你说这来了一个言珩,其他人若是看到少将军都这么惨淡而归了,是不是或多或少都会打消请师傅出山的念头?”

  “打消?”楠无殇轻蔑地哼了一声,“对忠臣来说这是一个护国主地好机会,对非忠臣来说,这是一个扳倒国主的好机会,他们哪会那么容易打退堂鼓?哎—你怎么看起来,倒像是替那言珩感到惋惜?”

  “才没有!”敏琈沂立刻反驳,凝脂般的肌肤因激动而微微泛红,“我只是觉得,他与我们年纪相仿,就要为朝中之事烦忧,有点……”敏琈沂顿时心里感到不是滋味。楠无殇知道他这师妹,从小就很敏感,也很善良。小时候连过年杀鸡都要哭上好一会儿,现在看到了有一个年纪相仿佛的人,要为着各种事情奔波,不免感叹人生不易。楠无殇搂过敏琈沂的肩,用尽量轻快的语气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生活。不可能每个人都像咱们这样待在席山,无忧无虑。有烦恼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你以后就会明白了。”

  敏琈沂似懂非懂,但还是点了点头。有烦恼的人生,才是完整的人生。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可现在的她,还不知道,一旦有了烦恼,便会伴随一生。挣不脱;逃不掉,那些烦恼会像条蛇一样,将人越缠越紧,最后让自己痛到无法呼吸。

  另一边,音莽对纯阳一师那么果断地拒绝了言珩地请求感到十分惊讶。他原以为几番推脱之后纯阳一师会答应,可没想到竟是这种局面。此刻言珩和音枭都在宣政厅,三人感到一筹莫展。“纯阳这老东西,不简单啊,是我们小看他了。”音莽叹道。

  “父王,连言少将出面他都拒绝了,您又不让我出面,儿臣看,这件事棘手得很呐!”音枭愤愤不平。

  “世雅太子莫急。微臣倒还有一个办法。马上就要到夕窈公主的生辰了。王对公主的厚爱九州皆知。到时候只要王送去席山一张请帖,纯阳一师碍于面子,不管本意如何,他都得来赴宴。到时候,会有一个迤淼的难民,拼死拼活在王上面前哭诉家园被毁之痛。臣和太子再借机劝说一师出山接管迤淼。臣想,他没有理由会拒绝的。”言珩一字一句,似是胸有成竹。他对这个国家的忠心,远远超过很多人的想象。

  音莽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言珩啊,你这小子平时虽因为所谓的大义总是跟孤作对,但关键时刻,总是能想出绝妙的办法啊。”

  “臣,是为了皓莅百姓。”言珩的语气有些许冷漠。

  不过不管如何,这件事,总算是有了定数。一切,皆看九月望秋之后夕窈公主的生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