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穿越奇情 轻羽飞扬满皇城

第十一章 门庭若市

轻羽飞扬满皇城 月下梨雪 2704 2018-12-06 23:51:47

  第二天,从一大早开始,各个大大小小的官员便开始络绎不绝的前往定国公府,为的不仅是看一看这一位一回来就得到太后和皇帝青睐的玉净郡主,自然也是为了在这位新受宠的郡主面前刷点好感。

  “小姐,快起床吧,大厅已经有许多人在等着给你请安了。”碧心一大早就来到灵儿的房间,叫灵儿起床。

  “哎呀,碧心,现在才什么时辰啊,你不要打扰我睡懒觉,不行,我还想再睡一会儿。。。”灵儿拿被子蒙住头,翻了个身,撒娇的说到。

  “小姐,别睡了,快起来洗漱吧。您忘了,昨天您刚被封了郡主,今日官员们都来送礼祝贺了。”碧心耐心的解释道。

  灵儿一下子把被子拉了下来,双眼无神的盯着房顶。“你不说,我还真忘了。”紧接着,却看到灵儿又一次拿被子蒙住了头,“唉!他们为什么要来这么早呢!就不能给人家一点睡懒觉的时间吗!这群没有爱心的人!哼!”灵儿气鼓鼓的嘟囔道。

  “小姐,不早了,已经辰时三刻了。”碧心看到这么孩子气的小姐也忍不住笑道。“碧柔,将小姐的衣物拿来。”接着又转头问灵儿,“小姐,今日您想穿哪件衣裙呢?”

  灵儿坐了起来,看到碧柔、碧文、碧秋手中各拿着一件极美的衣裙。碧柔手中拿着的是浅蓝色纱裙,里面一层是丝绸,外面罩上一层雪纱,雪纱上一只只蝴蝶栩栩如生,振翅欲飞,给人一股清雅空灵之感。碧文手中拿着的是一件碧绿色的衣裙,衣裙为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衣衫上零星绣着小小的绿叶,给人一股温柔沉静的书卷气息。碧秋手中拿着的是一件浅紫色衣裙,烟罗缎制成的裙子上绣着小朵白色的栀子花,轻灵活泼却又不失淡雅。

  “就那件碧绿色的吧。”灵儿思考了一下说到。希望他们看到我穿着这么清冷,就赶快走吧,别打扰我,本小姐忙得很!灵儿赌气似地想道。

  碧心等人服侍灵儿穿好衣裙,梳洗完毕,又为灵儿化了一个淡雅的妆容。只见灵儿淡妆素裹,却更显出一种文雅温柔的气息。

  等灵儿来到大厅的时候,才发现客厅中有许多人。灵儿站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衣衫,便抬脚迈进了大厅。“父亲。”

  “微臣给玉净郡主请安。”原本正在和靖安侯交谈的人看到灵儿进门,忙站起来给灵儿请安。

  灵儿这时才发现,这位官员原来是吏部侍郎孙伟志。吏部侍郎?三皇子秦昊铭的人。灵儿暗想道。

  “这位大人快快请起,灵儿不过是受太后赏识,才得了这么一个虚无的称号,与大人这等真正为国效力,鞠躬尽瘁的人相比,实在不值一提。”灵儿谦虚地说道。

  那孙伟志听到灵儿夸他,不由得便有些得意忘形,“玉净郡主说哪里话,玉净郡主刚回宫便能得到太后青睐,证明郡主定是有过人之处的。郡主不要妄自菲薄啊!”

  听到孙伟志这暗藏讽刺的话,靖安侯顿时就不开心了,说什么得太后青睐是有什么过人之处,是说我家灵儿没什么本事,只能依靠表演哗众取宠吗?

  然而灵儿听到这些话,却丝毫不生气,“是啊,灵儿无用,也只有这些登不得台面的小玩意可以拿的出手了,不过比起那些依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来说,灵儿还是要光明一些。”孙伟志之所以能坐上,吏部侍郎这样的重要位置,主要依靠的是因为,他是德妃母家的人,也就是德妃的舅舅的儿子。

  被灵儿说到这里,孙伟志面子上也有些挂不住,在他刚想反驳的时候,只听外面的小厮前来通报,“太子府傅总管来访!”

  只见一位棕色衣衫的中年男子被一位小厮引着正向着大厅走来。“奴才给靖安侯请安,给玉净郡主请安。”

  “傅总管快快请起。”靖安侯连忙让太子府的总管平身。“傅总管事务缠身,今日如何有空来定国公府?”

  “回侯爷的话,昨日,郡主送给我家殿下如此珍贵的玉枕,我家太子一时高兴,昨晚便已经用上了。”傅康恭敬地说道。

  “哦?不知效果如何?”靖安侯紧张的问到,生怕灵儿的礼物有什么不好之处,惹得太子不高兴,会伤害到她。

  “我家殿下,今日醒来后说,神清气爽,连晚上都不再做噩梦了。所以连忙让奴才去库房挑选了几件最珍贵的礼品,一来是祝贺郡主荣升之喜,二来自然是要感谢郡主的用心。”说到这里,傅康向灵儿鞠躬致谢。“这些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望靖安侯和郡主不要嫌弃。”说着便让身后的小厮打开了扛着的箱子。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傅总管的背后还跟八个人,两个人两个人的和抬着一个大箱子。此时,所有的箱子均已打开,只见四个箱子中装满了各色的奇珍异宝、宝玉翡翠,还有锦罗绸缎。

  “太子殿下太客气了,灵儿的礼物能帮到太子殿下,灵儿深感荣幸,劳烦傅总管回府之后,向太子殿下代为转达灵儿的感激之意。”灵儿谦和的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郡主折煞老奴了。老奴定会尽心转达郡主的关切之意。”傅康连忙应下。然后三人又客套了几句,傅总管便离开了。

  从头到尾,几人都没有搭理过孙伟志一句,靖安侯是因为他刚刚说灵儿的坏话,仍旧在生气。而灵儿完全不想搭理这样的小人。至于傅总管,既然能做到太子府的总管,这点眼力见儿还是有的,看到靖安侯和玉净郡主都表示不想搭理孙伟志,自然他也不会去搭理他,而且孙伟志是三皇子的人,三皇子仗着自己的母妃受宠,可是没少找自家太子的麻烦,更何况,傅总管本来也不太看得上这种依靠裙带关系作威作福的人。

  看到太子府的礼物,孙伟志本来就有些自惭形秽,后来又看三人交谈甚欢,完全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没说两句就灰溜溜的告辞了。

  就在灵儿暗自庆幸终于送走了这个瘟神的时候,突然又有小厮前来通报,“苏丞相来访!”

  听到这里,靖安侯和灵儿都愣了愣,两人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与疑惑。“你确定是苏丞相,而不是你说错了,是苏丞相府的总管来访?”靖安侯问道。

  “是,奴才确定,奴才没有说错,的确是苏丞相来访。”传话的小厮确定地说道。

  听到小厮如此确定的答案,灵儿更加疑惑了,像她一个女子被封郡主,每个家族都要派人送礼祝贺没错,但一般都是总管,或者是当家主母来,哪有当家支柱亲自来祝贺的,当然除了孙伟志那种想来抱大腿的不算。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要看看这苏丞相耍什么花招。

  不一会儿,苏丞相便走到了大堂门口,可以看得出他应当是刚下早朝,官服都尚未来得及换,一身酒红官袍穿在苏丞相身上,丝毫没有显老的迹象,反而更衬托出他皮肤的白皙和俊朗。造孽呀,灵儿暗想道,一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如果他是个女人一定是一个迷惑君主的妖妃!可怜的苏大丞相尚且不知,仅仅是因为自己穿官服的样子俊美无俦,已经被我们林大小姐给定义为妖妃了。

  “靖安侯身体康泰,玉净郡主美颜永存。”苏景泽向二人微微抱拳行礼。

  “苏丞相也身体康泰。”靖安侯连忙回礼。

  “给苏丞相请安。”灵儿也恭敬地向苏景泽行礼问安。

  “不知苏丞相今日大驾光临寒舍有何指教啊。”靖安侯直接进入主题。

  “没什么,只是今日早朝回府,看到下人们正在搬东西上马车,细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原来是来为玉净郡主送恭祝之礼,在下觉得这种东西,还是自己亲手送,才更能体现出自己的诚意吧。”苏景泽微笑着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