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东方玄幻 重生劫中迷情

第五十九章 感染发烧

重生劫中迷情 血色三千 2093 2018-11-09 07:05:00

  这怕不是自己吧!

  墨染惊讶的摸上自己的脸颊。

  五官全都变了,一朵紫色的花纹从脖颈处延伸出来,弥漫在脸庞,仿佛一朵盛开的花蕊。

  顾不得东方麒没认出自己!

  连自己都尚未认出这是自己来!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我的脸……

  “你怎么了?”上岸后的东方麒看着呆在池边一脸不可置信模样的墨染,疑惑的问到。

  自己的脸有什么好惊讶的,难道还从未见过?

  墨染回神,重新将面具戴上。

  还是回去找找云尘,看她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墨染环顾四周,这里?这里似乎是一片峡谷啊!

  “你知道这里是哪吗?”墨染转过头问东方麒,谁让他见多识广呢!

  东方麒打量了周围,“我们似乎走出了火渊谷境地了,不过这是哪?我也不大清楚!”

  墨染点点头,至少出来了,周围有花有草的,不愁出不去!

  想着,便拖着湿衣服向前走去。

  却被东方麒拉住。

  墨染转头,看了一眼被东方麒拉住的手。

  东方麒察觉墨染的目光,松开手,“既然出来了,不愁回不去,还是先处理你的伤吧!”

  墨染看看自己肩上,被水泡的泛白的伤口,这样下去肯定会感染的。

  便同意了东方麒的建议。

  两人找了一处弯入岩层的洞壁躲了进去。

  东方麒出去为墨染找草药。

  墨染便在周围找些干柴生火。

  当火堆支起时,东方麒也抱着好大一把药材回来了。

  墨染看着东方麒抱着的要,眉头不禁皱起,这也太多了吧!

  东方麒找来谭边的大块鹅卵石,洗净后带回来给墨染捣药。

  他将这些药分开来,一样一样的捣开,墨染瞧着那些汁液,心里一阵发怵。

  那知这些捣好的药并不是喝的药。

  在东方麒过来扯墨染肩上的衣服时,墨染卓实吓了一跳。

  墨染赶紧捂着衣服,“你干嘛!”

  东方麒给她看看手中的药渣,“敷药啊!”

  墨染看看药渣,原来不是吃的啊!

  “我自己来好了!”墨染说着伸手去拿东方麒手上的药。

  东方麒躲了开,“你知道一个地方要敷多少吗?”

  墨染一愣,药不就是直接敷上去就好了吗?还要看剂量?

  东方麒一见墨染呆愣的样子,便摇摇头,这个圣子可真是学识堪忧啊!

  便耐心的解释道“这草药未经特殊处理,里面带了些许毒素,如果不控制剂量,很可能会中毒!”

  原来如此,墨染点点头。

  才慢慢悠悠的解开自己的衣服。

  东方麒看她犹犹豫豫的样子,叹了口气,“我现在一是名医者,你不用把男女之别放在这里!”

  墨染惊讶的看着他,“你知道,知道我是……”

  东方麒点点头,“在湖里的时候就知道了,倒是没有想到,圣殿圣子居然是个女子。”

  墨染这才知道这人居然已经发现了,拿自己还扭扭捏捏的干什么,好歹自己也是一个现代人,要不是为了掩盖自己女子身份,才不跟你磨磨蹭蹭的!

  墨染痛快的脱了湿哒哒的外衫,将连着血肉的里衣一下子扯开,牵动了伤口,疼的墨染不住吸气。

  东方麒皱皱眉头,将手中的药有重新放回鹅卵石上,拉住墨染粗暴的手,将墨染的双手拉下来。

  自己小心翼翼的用墨染给自己的小刀沿着伤口周边剪开那些连着血肉的布料。

  由于墨染的粗暴,此时的伤口已经开始渗血了。

  东方麒小心说私下那些带血的布。

  即使再小心,也让墨染身躯一抖。

  墨染咬牙说道:“痛快点扯下就好!长痛不如短痛,我熬的住。”

  东方麒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清除布料。

  “有些肉已经坏了,我要把它割下来,你忍着!”

  墨染点点头,闭上眼,牙冠紧咬。

  东方麒见到墨染这般神情,便用自己的衣料包裹着一块玉,放到墨染面前,“咬着它吧!会好受一些。”

  墨染也不客气,直接要上去。

  东方麒便开始他的去处腐肉的工作。

  墨染咬着玉,疼的浑身大汗,但是一声不吭。

  东方麒处理好一边的肩膀,便将鹅卵石上的药草敷上去,伤口一接触药草,墨染便浑身僵硬了,真的太疼了。

  东方麒脱下自己的外衫里衣,搭起一个支架,放在火边烤。

  这才又处理墨染另一个肩膀。

  此时火光照耀下,墨染看着东方麒小麦色的皮肤,不知为什么,忽然感觉不到肩膀传来的疼痛了。

  距离上次见他这样,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算起来,这还是墨染第一次这么近看的这么仔细的一次。

  东方麒的身材还真是不错啊!

  待东方麒将药敷上墨染肩膀时,墨染方才感觉肩上传来的痛楚。

  也瞬间惊醒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居然还沉迷男色?真是服了自己了!

  敷好药后,东方麒便将自己已经烤干的里衣撕成条状,将墨染的伤口包扎起来。

  墨染动动自己的肩膀,感觉好多了,不过,这么久没管它,不知道现在处理好后会不会感染啊!

  事实证明,墨染想的没差。

  可能前几天精神处于紧绷状态,伤口到是没怎么样。

  可是,现在一出来了,刚感觉安定下来,还把它处理的妥妥当当的,没想到居然还是感染了。

  夜间,墨染坐在火堆边沉睡时,便发起了高烧。

  东方麒晚上醒过来时,便见墨染抱住自己,脸上大汗淋漓。

  东方麒跑到湖边,将自己的衣服撕下一块,浸湿,才拿回去给墨染擦脸。

  墨染似乎睡得极不安稳,这个人连睡着都有些躁动。

  东方麒将她拥入自己怀中,让她睡得安稳些,再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盖住她。

  发了那么多汗,风一吹可能又是风寒了吧!

  第二天,墨染醒时,东方麒已经在外面站着了。

  墨染撑起自己有些虚弱的身体,本想站起来,却没有力气,只能靠在墙岩上,看来自己今天是走不动了。

  靠着洞壁,墨染似乎听见洞里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洞壁那一头有人?

  墨染静下心来,仔细的聆听,却有什么也没听见!

  难道自己听错了?生病还会出现幻听,看来自己真的病的很重呀!

  墨染靠着岩壁,“李长青!”一声怒吼惊的墨染猝不及防。

  云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