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星途闪耀之天后进化论

第五十七章 萧寒?!

星途闪耀之天后进化论 何小可儿 2276 2018-12-06 23:54:06

  颜荞伊与他们晚餐庆祝结束后,回到她花田小区的家。

  她今晚喝了一些酒,但并没有醉,她已经太久没觉得身心是这么的轻松了,她能顺利度过这次的比赛,她很开心很激动,她心想,如果萧寒羽今晚在家就好了,她还能和他分享一下心情。

  她本来回到家,就拿起手机给他打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却打不通,她只好作罢。

  她洗完澡,换上长袖睡裙,她本想扑倒在自己大大的床上时,却看了一眼萧寒羽那个折叠好的沙发床。

  她心想反正萧寒羽出差,今晚不回来,不如再睡一次他的沙发床,上次睡在他的沙发床上,觉得很舒服,还做了梦。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个梦,她牵着一双可爱的儿女走在海边,遇到一个看不清楚脸庞的男人,而她的儿女却叫他爸爸,她对这个梦境,一直都很疑惑很不解,她从前未曾做过这种有儿女的梦,她想今晚继续睡在这里,看看还会不会做什么好玩奇怪的梦。

  她铺好沙发床,把柜子里的厚毛毯拿出来,她非常放松地躺在萧寒羽的沙发床上,四肢舒服的伸展着,就像躺在沙滩上一样,一脸享受着,她又伸手摸到手机,想在打电话给萧寒羽试试,万一打通呢,她想拨通电话,气气他,告诉他,她躺在他专属的沙发床放松身心,但是依旧没有打通,她只好死心了。

  她在手机音乐里面,选择了轻音乐电台播放,调小了声音,就顺手把手机扔在了她的床上,她闭上眼睛,没几秒钟,她又睁开眼睛,想到明天就是除夕,她这次依旧选择不回老家过年,她每次回到那个所谓的家中,总是感觉那里不是她的家,一点归属感都没有,还没有租得这间小20平米的房间有归属感,至少这间房间是属于她的,那个家可能太大了,大到她觉得,自己总是像多余的孩子一样,所以她习惯春节之后,再回家。

  她在心里罗列着明天除夕要去超市准备的年货,毕竟春节假期这几天,外卖应该也会放假,只能自己在家做饭吃了。她又转念想到了萧寒羽,他春节应该要回家的,他虽然离婚,已经单身,但是他还有其他家人。

  “看来春节,依旧是我自己过了,那就明天上午,先去超市备足这几天的年货,下午武装好自己,去都市的海边走一走,去看看冬天的海,告别今年的最后一天,完美的计划!”

  颜荞伊计划好明天的行程,翻了翻身,听着轻音乐,渐渐地睡着了。

  她屋内只开了她床头那台温馨暖黄色的台灯,她进入到了一个很奇特的梦境里面。

  颜荞伊的梦境:

  寒冷的夜里,她裹紧厚大衣,走在海边,她望着站在她前面的萧寒羽,他面朝着大海,望着看不到尽头的一片漆黑海水,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总是觉得两人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两人之间弥漫着难以言说的氛围。

  海风呼啸不断,她只觉得很冷,她不自觉地双手环抱住自己的肩膀,她陪着他听着大海的呐喊声,这声音像极了大海的哭诉声,她安静地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心里的愁绪越来越重,对他有种说不出的疼惜和歉疚,心底还有对他无法形容出来的爱意,埋在她的心底,让梦中潜意识的她对自己这种心绪有点不解,但她并未清醒过来,翻了身,依旧进入到这个梦里,继续着海边的情节。

  突然间梦中的萧寒羽转身看向她,他的眼神,在这寒冷的夜里,根本看不清楚,他迈着步子走向她,他脱下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她想拒绝,却被他强行把大衣裹在她的身上,他转身继续看着黑漆漆的海水,海浪一阵一阵地翻腾着,让她的心里觉得也很不平静,她怕他冷,想也没想得直接走到他的身后,一把抱住了他宽广的后背,她很怕他会冷,她紧紧地贴着他的后背,希望他可以暖一些,再暖一些。

  两人沉默不语,他们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最后萧寒羽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寂。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要断了联系?”梦中的萧寒羽伤情地问道。

  “我...我......”梦中的颜荞伊,依旧抱着他那宽广的后背,并没有松开,反而抱地更紧了,有些哽咽着,此刻的她脑海里居然是他们曾经的种种,而这种种的事情里面,居然有他们睡过的画面在飘过,她的潜意识一会像是旁观者思维,一会又像是梦中为情所苦的她。

  “怎么?说不出口?难道有苦衷?”萧寒羽依旧伤情地问道。

  “我累了,想隐退一段时间,我去了一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颜荞伊心里难过着,回道。

  “那为什么,又回来了?”萧寒羽问道。

  “我......”颜荞伊一时回答不上来,心里很焦虑,又很急切。

  ......

  梦中的她,情绪激动着,躺在萧寒羽的沙发床上正在睡着的她,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一脸痛苦着,她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不停地呓语着。

  就在这时,萧寒羽打开了颜荞伊室内的门,他没有开灯,而是顺着暖色暗淡的台灯光线,向里面望了望,他换了拖鞋,很轻的步伐走了进来,他很怕打扰了她的美梦。

  却没想到,颜荞伊居然睡在了他的沙发床上,他很奇怪,她有床不睡,为什么选择睡在他的沙发床上,他把行李箱放在沙发旁边,他刚抬起腿,想去去柜子里面拿他的睡衣,就被颜荞伊越来越大的梦话惊到了,他居然听到颜荞伊再喊他的名字“萧寒!”

  萧寒羽看她做梦还未醒,又不敢直接叫醒她,但看她皱着眉头,嘴里却一直喊他的名字,他很好奇,她到底做了什么梦,这么着急的喊他,是为了什么,难道她梦里遇到了劫匪,是要他去救她吗,他无奈地笑了笑,就继续走向了柜子,把睡衣拿了出来。

  颜荞伊闭着眼睛,在睡梦中,突然大声说了一句:“你离婚了?!真巧,我也离婚了!”

  萧寒羽听到她这句梦话,正在脱衬衣得手,停顿了一下,他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还在梦中的她,叹了口气,继续换着睡衣。

  他刚换好睡衣,颜荞伊突然惊醒了,她坐起身,眼睛瞬间红起了眼圈,当她朦胧不清地看到了萧寒羽站在她的床边时,她被吓到了,她大脑还没完全从那个伤情痛苦的梦中彻底清醒过来,她直接惊慌着对他大喊:“啊!萧寒?!是你吗?!你不要吓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