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异世大陆 鉴景诸书

第三十一章 被拒绝的签名

鉴景诸书 鸡蛋里的哲学 3315 2018-12-06 23:55:15

  夏佐回归课堂的那天,齐诺老师宣布了野外实训的具体安排,可谓“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由于夏佐在实战课程中发生的意外,勒娜特老师被暂时免去了授课权限,学校就其处置多次召开了高层会议,但最终方案却迟迟未能敲定下来。决议期间,或许是此前联合课程给了老东西们提示,齐诺老师被任命为了荒火班的临时代课老师,待到决议下来,再作荒火班任课教师的决定。

  事实证明,齐诺老师要求联合课程取经学习,确实是谦虚了。

  无论理论课程还是实战课程,从教学指导到拓展提升,相比起勒娜特老师,齐诺老师做得只好不差。教学经验丰富全然不似初入职的新任教师,教学方式之老辣,仿佛在教学事业上摸爬滚打数十年的资深教授,唯一不谐的大概就是齐诺老师过于年轻的面容。

  “由于各班级间学生的资质差距过大,经过学校再三考虑,今年的野外实训仍旧不开放跨班组队。”虽大多学生已经预料到这点,却还是不免遗憾叹气,看来是抱不到其他班学生的大腿了,“分组方式同往年一样,每队大约五至十人不等,虚假欺诈理由我也就不多说了,总之分组由学校随机分配。当然,如果你们有自己组队想法的,也可以自行向学校上报。”

  塞缪尔扯了扯嘴角,这齐诺老师的胆子倒是不小,“为培养学生实战适应能力”居然被他直接称作“虚假欺诈理由”,虽然这理由确实很虚假欺诈,也总好过这老师一句代过的“也可自行向学校上报”。

  若大家都是初入学的一年级学生,那还真有可能被齐诺老师骗到,可作为已经在佩瑞涅学院历经一年千锤百炼的“老江湖”,学生们当然会知晓这所学校关于“野外实训组队申报”的变态审核制度。

  首先,学生决定好组队后,需先找到欲申请的随队教师进行协商,若老师同意,则在申请表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项流程几乎没有难度,很少会有老师拒绝,除非出现多支队伍选定同一名老师的情况。

  之后,学生需寻找五名教师在申请表上进行认可签字,表示他们确认这名随队教师有足够实力,可以在实训队伍遭遇危险时保护学生安全。其中至少半数以上的认可签名,须来自在校任职三十年以上的资深教师,或是在神殿拥有神位的名誉教师,且至少一人二者兼备。

  这点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学生们甚至可能不知道应该去找谁签名,

  且不说那些被誉为“资深教师”的老顽童们有多么难以被说服,也不论所谓“名誉教师”在一所普通的魔法学校有多么稀有,至少这二者兼备的教师,必然属于那些神龙不见首尾的学校高层,是无论如何捕风捉影,学生们都没能寻到一丝一毫踪迹的神秘存在。

  这是许多学生直接放弃申请的最主要原因。

  若有队伍能有幸凑够这六个签名,便可盖章提交进行层层审批,最终由校长亲自定夺。

  但如果你以为“这个麻烦的审核机制终于可以结束了”的话,那你可就输了,因为这层层审批的通过率也不是人干事,低到历年来几乎没有队伍可以通过。

  通常来说,若是有一百支队伍提交申请表,首轮随队教师的签字便可刷下去十张,理由不一;五名老师的签字中,两名特殊教师的签名又可刷去二十张,而后那名学校高层的签名则可直接刷去五十张,没被直接刷完的原因是,偶尔这群老不死的会挑上两支队伍寄去签名,让他们提交去学校玩玩。

  重点来了,学校的层层审批并没有放低审核准线,他们总能以各种严格到变态的奇葩理由,将最后十张申请表刷到只剩一张提交到校长面前,而变态之最的校长永远都是笑呵呵地将其否决。

  想到这里,塞缪尔就头疼地叹了口气,不明白为什么每年仍有那么多傻子跃跃欲试,更不明白夏佐为何要做这些傻子的其中之一。

  是的,这一次的野外实训,“吊车尾天才”五人组决定自行组队,这就是夏佐的大胆想法。随队教师的人选已经决定好,申请表的书写也已经完成,就差六名老师的签名与最终批准。

  “还有一个好消息,”齐诺老师微微一笑,拉开了教室门,门外赫然站着一名所有人都熟悉的老师,“从今天起,荒火与四方的联合课程结束。经过学校领导的多次商议,最终决定恢复勒娜特老师的荒火班任课教师职位,仍由她继续负责荒火班的教学任务。”

  勒娜特老师的回归令在场学生皆是一惊,惊讶过后又各自反应不一,有欣喜也有不满,但大多数学生还是对其表示了欢迎。而勒娜特老师则对这一切全都充耳不闻,只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了野外实训所需的注意事项,不分班级也不分对象,甚至还对着齐诺老师进行了多次叮嘱。

  “依旧是那么认真啊,勒娜特老师。”塞缪尔感慨了一句。

  “是,她上课十分随意,但遇到实训时总是比谁都认真。”伊卡洛斯附和。

  “听说勒娜特老师的弟弟就是死于野外实训的事故,所以她才一直都对野外实训格外认真。”道恩说着她不记得从哪里听来的小八卦。

  这原因倒是令塞缪尔有些意外,又忽然反应过来若是这样,那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他也曾一直在疑惑,为何上课如此乱来的勒娜特老师,偏偏且总是对野外实训这般认真,大概是因为课程可以在她的掌控范围之中,但野外实训却不行吧。

  “还有一件事,”勒娜特老师结束了关于野外实训的强调,“由于我的疏忽与不成熟,造成了学生在实战课程中的受伤我很抱歉,所以为防止再次出现这样的事故,这次野外实训我将不会担任任何一个队伍的随队教师,大家就不要来找我申请了。”

  许多学生或松了口气或遗憾的同时,塞缪尔向夏佐抛去一个眼神,怎么办?

  他们这次选中的随队老师正是勒娜特老师,他虽不清楚夏佐无视他与零的意见,一意孤行选择勒娜特老师的理由是什么,总之现在这个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不管它,一会儿下课你直接去私下找她商量。”夏佐全然无视勒娜特老师的表态。

  真的可以么?塞缪尔并不清楚,但姑且还是信了夏佐的邪。

  是的,信了他的邪。

  当勒娜特老师听明白了塞缪尔的来意,甚至都不让他再多说半个字,便笑意浅淡地直言回绝:“抱歉塞缪尔同学,我在课上就已经说过了,这次我不会担任任何一个队伍的随队教师。”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们再另找其他老师吧。”

  勒娜特老师的拒绝不留任何余地,塞缪尔也没勇气再继续与其对话,他泄了气决定先行回去与夏佐再做商议,不想正打算离开时,一道熟悉的声音插进了话:“学生们既然如此有心又何必让他们失望?干脆让我作为监督老师也一同加入不就好了?”

  他回头,看到了不知几时来到自己身后的齐诺老师,对方浅浅含笑,微微俯身刚好能够不贴着自己,只是因为距离还是略近,以至于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透过衣料传来的体温,还有一缕淡淡的清香。

  香气?是齐诺老师在使用熏香么?自己之前居然都没有留意过……塞缪尔有些在意。

  相较之下,勒娜特老师便没有那么冷静了,抬起头的瞬间,她眼底闪过一丝惊愕,明明自己正对着塞缪尔,竟毫无察觉靠近对方身后的第三人,仿佛齐诺老师是凭空出现一般。

  她想不通自己为何不曾察觉,只是微微有些心有余悸、后背发凉,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

  倒是在此刻,她似乎稍稍能够明白了,为何学校胆敢派如此一名名不见经传的新老师,去动那位里克老师最心爱的班级。不说这位齐诺老师的教学水准怎样,单就他的身法便已然不是等闲之辈,只是脑海中思来想去许久,她却还是难以在神殿内刻下的那些人名中,找到一个与对方同样的名字。

  假名?还是对方并不屑于所谓的“神位”?又或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她不知道。

  姑且放下了疑问,她先行应付当下:“那齐诺老师你直接做他们的随队教师不就好了?”

  “呃,其实也……”

  “这恐怕不太好吧?毕竟孩子们选中的可是您,不能让他们失望呀。”

  齐诺老师笑吟吟地将塞缪尔的妥协打断,似乎是铁了心要为他们争取到勒娜特老师的随队资格,男孩并不清楚这名老师为何要这般帮助他们,明明他与零都更希望对方能够成为他们的随队教师。

  也是不愿意么?他没敢问。

  分明是极为友好的商谈对话,勒娜特老师姑且还保持着微笑,齐诺老师更是笑意满满,处于他俩之间的塞缪尔却感觉,自己此刻犹如掉入了冰窟的深渊之中。艳阳高照的午间膨胀着燥热,可他一丝一毫的暖意都无法感受到,唯一的慰藉恐怕便是齐诺老师传递过来的温度。

  气氛微妙到一触即发。

  “还是算了吧,我怕万一出事,齐诺老师你不一定拦得住。”勒娜特老师褪去笑意,“难道学生的安全对你来说就一点都不重要么?比起学生的意愿来说。”

  “意愿重要,安全一样也很重要,对我来说它们二者自然是都必须兼顾的。”齐诺老师置若罔闻对方的话里有话,也无视塞缪尔直想打退堂鼓离开的意愿,说着分明与现实情况相违背的谎言,“如果一定要这样才能让您放心的话,我不介意来切磋比试一下。”

鸡蛋里的哲学

这一周的更新还是就一更了,快期末了,论文综述提交的时间也快了,所以忙……不过该更新的还是会更新的,毕竟要攒攒期末人品,给自己加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