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异族恋情 妖若有情之来生请你找到我

第三十五章 天涯海角初缠绵

妖若有情之来生请你找到我 那宇阳 7571 2018-10-12 01:29:38

  姜南和方思姚手拉着手在沙滩上晃了半个多小时,有些疲惫,就近找了片沙滩,并肩坐了下来;虽然艳阳高照,可走得匆忙,也没多带衣服,偶尔海风拂过,方思姚总会自然的缩缩身子。

  “抱歉,出门时也没衡量海边的气温……”见方思姚缩身子,姜南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将就披一下吧,别着凉了,其实……挺好看的!”

  “我不冷,你自己穿上吧!”方思姚抓住姜南还没有缩回去的手,扭头看了他一眼。

  “披上吧,海风凉!”姜南坚持给方思姚披上了自己的外套,扶着她的肩膀继续说道:“这女人啊,和男人的身体区机能别很大,无论寒暑,抵抗能力都会弱一些……”

  “说得你好像很懂女人的样子!”方思姚目不转睛的盯着姜南,心里一股暖流在游荡。

  “拜托……”姜南轻轻的把方思姚搂到怀中,若有所思的望着大海:“我念书时很认真的好吗?基本的男女健康常识还是有的,也查过不少关于女性健康的知识,毕竟家里还有个老女人呢!”

  “呵呵!老女人?”方思姚笑了笑,抬头望着姜南:“哪有儿子这样说母亲的呀?”

  “嗯……”本来已经趴到姜南腿上的方思姚,突然又抬起头看着他:“不对,你这不是拐着弯儿的说我是家里的小女人吗?”

  “哎呀,顺口一说而已,别老这么敏感好不好?在姜南心里呀,你可大着呢!”姜南低头看着怀里正眨着眼睛的方思姚。

  “我大?哪儿大啦?”方思姚满脸笑容,有些调皮的眨眨眼睛。

  “哪儿大……”看着怀里的方思姚,姜南一时也不知道要怎样表达;原本是想夸她心胸豁达来着,看了看方思姚粉红色的衣服,他脸上堆满了厚厚的逗趣感:“嗯……胸大算吗?”

  “啊……”方思姚瞪大了双眼,从姜南怀里直起身子,把手伸到他的头上一通乱抹:“你个坏蛋……还大学生呢,你这书都白读了,夸女人都不会夸……看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她说着,索性站起身来;可是,还没等她动手,姜南已经撒腿就跑,瞬间离她二三十步。

  “你……你给我站住!”方思姚从沙滩上抓起一把沙子,边追边往前面撒,不过一粒沙子也没粘到姜南的身,那距离不短呢,她一个女人,能把沙子扔多远呀!

  “呵呵……来追我呀,追上就任你处置!”姜南边笑边跑,还回头继续冲方思姚喊:“我又没说错,你本来就胸大嘛,至少比我的大多了,不是吗?”

  “你……你还说!”明知道跑不过姜南,方思姚还是穷追不舍;见自己实在跑不过他,也疲惫了,索性假装摔倒在沙滩上:“啊……我……我的脚扭伤了!”

  “思姚……”听方思姚说扭伤了脚,姜南飞快的跑过去搀起她:“你还好吧?伤…伤哪儿啦?”

  “呵呵……你跑啊,看你能跑多远!”方思姚趁机抓了一把沙子,直接撒到姜南头上:“成天就知道胡说八道,连表达对女人的欣赏都不会,呵呵……你再跑啊!”

  “啊……”姜南站起身,头顶的沙子还在往下滑落:“你居然耍诈?”他重新蹲下身子,伸手去挠方思姚的腋窝:“看你……还耍不耍诈,呵呵!”

  “啊……好啦好啦,别挠了,真的好痒,痒死了!”方思姚挣扎着想推开姜南的手,可怎么也推不动;实在没办法,她索性施法隐了身,溜到了一边悄悄的望着姜南。

  “思姚……思姚……”姜南杵在原地团团转,大声的喊着方思姚的名字;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被生生惊了一头汗;虽然知道方思姚的真实身份,可他还是一样的惊恐万分,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

  “思姚……思姚……”姜南开始在沙滩上慌乱的四处乱跑,边跑边大声的呐喊着:“方思姚,你在哪里,你在哪里啊……”他的眼眶有些润,鼻子发酸,只差没直接哭出来;他抬起手狠狠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终于无助的跪倒在沙滩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凭空就消失掉,思姚……”

  “好了,别喊了,别再喊了!”看着沙滩上快要发疯的姜南,方思姚终于忍不住现了身,从身后紧紧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你……你去哪儿了……”姜南猛的站起身,差点令正搂着自己脖子的方思姚摔倒:“你这是……这是干嘛啊?大白天的,你……你要把我活生生吓死吗?”

  “姜南……”不知何时,方思姚已泪流满面,她冲过去,再次紧紧的搂住姜南:“你知道吗?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面临这样的诀别,你准备好了吗?能接受吗?”

  “你在……你在说什么呀?”姜南蒙了,完全听不懂方思姚到底在说什么,他轻轻的抱着方思姚已经贴到自己胸前的头:“什么叫有一天我们会面临这样的诀别,为什么要诀别啊?”

  “很多问题,我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方思姚缓缓的抬起头:“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十五年后你为什么会失踪;我曾试图改变你的人生方向,或许那样就能化解十五年后的浩劫;可无论我怎样努力,还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原本以为穿越回来,就能设法化解一切,如果是这样,就算让我再付出一千年的道行,我也愿意……可……可很多事情还是在照着原来的方向发展,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真的好怕……好怕有一天我们会被迫诀别,真的怕极了!”

  “别哭了……既然是劫数,我们就一起努力,一起面对;说不定能感动上天,就可以化解你说的那一场浩劫!”姜南为方思姚擦了擦眼泪,又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也许吧……”方思姚离开姜南的怀抱,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珠:“就像你说的,既然逃不掉,我们……就一起面对,说不定真的会有奇迹出现!”

  “好啦,别难过了!”姜南重新把方思姚搂到怀里:“办法永远都比问题多,不是吗?我们……我们就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相信……相信到时总会有办法化解的!”

  “嗯嗯……”姜南怀中的方思姚努力的点点头:“我们……一起努力!”

  姜南和方思姚就那样相拥着,静静的站在沙滩上,任夕阳照射,任海风吹拂,彼此聆听着对方的心跳,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十五年后的那一场浩劫到底是什么,他们不知道,也不清楚要怎样去化解,会不会真的像他们料想的那样,经过共同的努力,就能迎来奇迹;太多事情非人力所能为,就算是修行了几千年的方思姚也一样,天条地律束缚着她,若不是得到仙鹤居士的垂怜,她甚至都没有机会与姜南并肩而行,更别说和他共结连理,朝夕相守,白头偕老了!

  “我们……回去吧!”大概半小时后,方思姚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姜南:“我腿都麻了,而且……也有些饿了,像是中午根本啥也没吃一样!”

  “呵……”姜南笑着,轻轻的捏了捏方思姚的鼻尖:“真是奇怪了,你这样吃,就不怕胖吗?”

  “你见过肥胖的妖吗?”方思姚从姜南怀里慢慢的直起身子:“傻瓜,我们有办法调节的!”

  “好吧,看来那些卖减肥药的,是挣不着你的钱了!”姜南伸出双手,扯了扯方思姚肩膀上的外套:“披好,又开始降温了,出来时你真该带件外套的!”

  “这……不是有吗?”方思姚看了看肩膀的外套,笑眯眯的看着姜南:“我觉得挺合身的呢,呵呵……”

  “好好好……”姜南挪到方思姚身边,扶着她的肩膀往回走:“你觉得合身就合身吧,那我们今晚吃什么呀?”

  “我没关系了,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方思姚伸手挽着姜南的胳膊:“哎呀……不用这么纠结啦,吃什么都可以,根本也不是重点好不好,只要能在一起就好!”

  “也对……”姜南扭头看了方思姚一眼:“你吃素的呢,真的没什么好期待的!”

  “呵……”方思姚小声的笑了笑:“傻瓜,与你圆房后,我就不用吃素了,只是不敢吃兔子肉,全是兔族的同胞,怎么能吃得下去嘛!”

  “是吗?”姜南突然停住脚步,满脸的惊讶:“这么说,你以后也可以吃肉了,对不对?早就……早就该这样了嘛,不然身体会严重的营养不足。”

  “哎呀……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啦!”方思姚在姜南的胸口上轻轻的拍了拍:“妖界不是靠食物补充营养的,而且……而且也不叫营养,叫元气,得靠打坐调息,明白吗?算了……跟你说不清,还是赶紧回去加件衣服吧,你穿这么薄,容易着凉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姜南摸摸脑门儿,听得一头雾水;觉得那些并不重要,所以就没再继续说什么,只是拉着方思姚,匆匆忙忙的往回赶;夕阳已经没过了海面,沙滩上凉凉的。

  回到酒店房间,方思姚把姜南的外套扯了下来扔到床上,缓缓的坐到床边。

  “我得去洗个澡,感觉浑身都是沙子……”姜南坐到方思姚身旁,换了双拖鞋。

  “嗯嗯,你快去洗吧,我坐这儿看会儿电视……”方思姚边说边拿起床头的遥控器打开电视!

  “思姚,这浴室的门好像锁不上啊……”姜南换了睡袍,来到浴室,却又探出头来问方思姚。

  “哎哟……你洗澡就好了啦,难道我还有兴趣来偷看你吗?”方思姚在床边扯着嗓门儿喊道。

  “喔……好吧!”浴室里的姜南无奈的脱了睡袍,准备洗澡;当他往头上抹了洗发露,正轻轻的揉捏时,外面的电视机突然没了声响,他有些担心,因为方思姚还在外面呢。

  “思姚……思姚……你在吗?”姜南紧紧的闭着眼睛,冲门外大声的喊着方思姚的名字:“思姚,你在干嘛?还在外面吗?”可是门外却没有半点声响,他急了,又反复了叫了好几声!

  “谁……谁啊……?”姜南的声音有些急切,甚至有些颤抖;因为他明显感觉到有人在背后紧紧的抱住了他……胸很软,可以确定那是个女人,而且应该是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思……思姚,是你吗?”姜南的身子很滑,即使后面有人抱着他的腰,他还是轻易的转了过去;可眼睛上全是泡沫腻着,他依旧看不到正抱着自己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方思姚。

  “行了,别吵了,安静点儿……就这样静静的呆会儿,好吗?”这声音姜南认得,那是方思姚的声音;只感觉她正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腰,脸就贴在胸口上。

  “可是……我……这……”姜南慌乱的在脸上抹了好几把,那洗发露的泡沫像是钻进了皮肤一样,总抹不干净,所以还是看不到眼前的一切。

  “别可是了,好吗?安静……安静点儿!”方思姚抱得更紧了,姜南身上零零星星的泡沫,也滑落到她光着的肩上,背上,腿上……

  “现在……能看清楚了吗?呵呵……”足足站了一分多钟,方思姚终于拿起毛巾,帮姜南把眼睛上的泡沫擦拭干净了:“所以……你到底想看清楚什么?”

  “我……这……你这是干什么呀?”姜南支支吾吾的,高高的抬着头,他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往下看;因为方思姚正光溜溜的站在自己面前,离自己不过几厘米而已。

  “什么干什么?”方思姚扯过姜南手里攥着的毛巾:“就是……帮你洗澡啊,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你……这……”姜南指了指方思姚光着的身子,头几乎成九十度向一边偏着;方思姚的身子实在太诱人了……凹凸有致,腰如柳条,腿似青葱……两个人就这么光溜溜的面对面站着,姜南实在没勇气低下头去,甚至连正面看着方思姚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你够了没啊?”方思姚双手抓着姜南的下巴,使劲往她面前掰:“你……你个大傻瓜,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喔,我都释然了,你还在怕个什么鬼啊?”姜南的头终于被她掰了过来,可是他依旧不敢,也没勇气低下头去看方思姚的身子,只是那样傻傻的望着方思姚的脸;她脸上有些水滴,头发上有些自己挥手时溅落下来的零星泡沫,双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姜南。

  “可是……我……”姜南话还没说完,方思姚已经半张着嘴,朝他的嘴唇盖了过去;姜南再想说什么,却发现半个字也说不出来;他只是微微的挣扎了两下,终于还是缓缓伸出双臂,轻轻的搂住了方思姚那细细的,布满了许多零星泡沫的腰。

  方思姚太了解姜南了,根本不可能奢望他会主动的制造出什么样的浪漫气氛;与其继续等待,继续奢望,倒不如自己主动一点;所以姜南进了浴室没多久,她便关了电视机,在浴室门口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缓缓的往浴室里走;见姜南准备开水冲泡沫,方思姚立即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他;这姜南的警觉性还是挺高的,就一会儿工夫没听到外面电视机的声响,便站在浴室大吼大叫起来,可惜自己还光着身子,头上还有泡沫,所以也只能那样反复的叫着方思姚的名字,并不敢直接盲冲出去,万一冲出去之后,方思姚只是关了电视,那得多尴尬啊。

  两个人在浴室缠绵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各自冲了身上的泡沫,穿了睡袍,走出浴室;姜南一阵烟似的冲到床上,慌手慌脚的盖上了被子;方思姚却在洗手间停了下来,她头发还湿着呢,总得弄干才好,不然就真的要感冒了。

  “姜少爷……”方思姚双手揉捏着已经甩到左肩膀上的头发,慢慢的来到床边:“你怎么跟个小娘子一样啊?呵呵……真是服了你啦!”床上的姜南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傻傻的盯着正在拨弄头发的方思姚,他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方思姚的举动虽然让他感觉很享受,同时又有些手足无措;这是他第二次和女人缠绵,而且还是在浴室里,一时之间,真有些无法面对那样的尴尬;可人家方思姚都一丝不挂的抱住自己了,作为丈夫,再怎么着也不能野蛮的逃掉吧,那得让方思姚多伤心呀,所以他只是简单的定了定神,然后伸手抱住了她。

  “傻瓜,怎么哑了呀?”方思姚把头发甩到脑后,缓缓的坐到床边:“怎么?傻掉了吗?”

  “什么呀?”一直傻傻的盯着方思姚的姜南终于开口说了话:“只是……有些突然而已,而且……真的……真的很难为情好吗?!”

  “突然?难为情?呵呵……看来你还真是个小娘子呢!呵呵……你……你在难为情什么啊?”方思姚把手伸到姜南额头上,胡乱的抹了几把:“快起来换衣服出去吃饭啦,你真拿这当晚上了吗?我们……我们都还没吃晚饭呢!你现在不饿了吗?还是……”她小声笑笑,看了看浴室那虚掩着的门:“……你姜大少爷……因为秀色可餐,已经不用再吃饭了?呵呵……”

  “吃……当然要吃!”姜南扯开被子,蹦到拖鞋上:“都快……都快饿扁了呢!我不但要吃,而且还要大吃特吃喔……”他说完,背对着方思姚换掉了睡袍。

  “呵呵……”见姜南背对着自己换睡袍,方思姚再次小声的笑了起来:“你呀……我真是服了你啦,刚刚……刚刚已经全看到了,还藏个什么鬼啊?”

  “懒得跟你贫……”姜南三两下换好了衣服,来到方思姚面前,指了指她身上的睡袍:“你……你就穿成这样去楼下吃饭吗?”

  “换啊,当然要换……”方思姚说着,哗了一声,将自己身上的睡袍剥落到地上,再一次一丝不挂的站在姜南面前。

  “哎哟……你就不能淑女一点吗?动不动就一丝不挂,万一这房间有摄像头,还不全曝光了呀?”姜南边说,边慌手慌脚的从床上把方思姚的衣服递到她手里,跟着连忙转过身去。

  “小样儿……就你聪明!”方思姚接过姜南手中的衣服和裤子,边穿边继续对他说道:“刚刚我就施法查过了,的确有一个隐形探头,估计是之前住过这里的某不法分子偷偷装上的,应该连酒店的工作人员也不知道;不过……我已经将它变成瞎子了,呵呵……”

  “我们……我们现在去吃饭吧!”方思姚很快穿好了衣服,从姜南身后轻轻的搂住了他的脖子。

  “哎呀,你快勒死我了,不是说要去吃饭吗?”姜南试图掰开方思姚的双手,却没有成功。

  “不要……”方思姚不但没松手,反而跳了起来,用双腿夹住了姜南的腰:“我要你背我出门!”

  “好好,我背你出门……”姜南伸手把床头方思姚的包包递给她,又弯曲着手臂托着她的大腿:“我感觉呀,自己像是上了贼船,唉……”

  “呵呵……当然!”姜南背上的方思姚开心的笑了笑:“而且还是一条永远不会靠岸的贼船!”

  来到房间外面的走廊上,姜南扭头斜着眼睛看了看背上的方思姚,慢慢的松开了双手:“现在可以下来了吗?已经到门外了……”

  “我不……”方思姚还搂着姜南的脖子,因为姜南已经松开了双手,所以她只垫着脚,软绵绵的半吊在他背上:“我想了想,你还是背我到电梯口再放我下来吧!呵呵……”

  “喔哟,你可真是赖皮!”姜南没办法,又重新托着方思姚的大腿,缓缓的往电梯口走:“总感觉,自己像是着了你的道,而且还是一条没有选择的道!”

  “呵呵!回答正确……”方思姚短短的笑了笑,歪着脑袋看着姜南的后脑勺:“那你后悔了吗?”

  “不后悔……”到了电梯口,姜南再次松开了双手:“永远不后悔,而且啊,我就陪着你把这条道走到黑,这样好了吧?”

  “嗯嗯……”方思姚终于松开了双手,绕到他前面,重新轻轻的搂着他的脖子:“但愿你能说话算数才好,不然……绝不放过你,嘿嘿!”

  “好好好,不放过……”指了指电梯门,姜南轻轻的搂着方思姚的腰往电梯里走了进去。

  餐桌上,姜南点了两荤一素三道菜,加外一个汤;这是方思姚第一次陪着姜南吃荤菜,她有些激动,也有些兴奋,第一筷子便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

  “嗯……真的好香喔!”方思姚慢慢的闭上眼睛,一脸的陶醉:“你知道吗?已经快四十年没沾荤腥了,感觉真的好好喔!”

  “快四十年?”姜南皱了皱眉头,有些猜不透其中的隐情:“为什么是四十年呀?”

  “这次来凡间快四十年了呀……”方思姚又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很久以前就和仙翁约定好的,每一次来凡间找你,在没有和你圆房之前,我只能吃素……而这次来凡间就快四十年了,所以就是快四十年没沾荤腥了呗!”

  “原来是这样?”姜南目不转睛的看着方思姚:“我一直以为你从来就是吃素的呢!”

  “也不是啦!”方思姚站起身,索性直接在姜南身旁坐了下来:“坐对面真累,说话还费劲……说起这荤戒,咱们兔族是这样规定的——但凡修炼的兔族同胞,前两千年是不可以沾荤腥了,两千年之后,由自己决定……所以这几千年,我也吃过荤食!再后来……”

  “再后来怎样?”方思姚话还没说完,就被姜南打断了。

  “哎呀……你别急嘛!”方思姚轻轻的拍了拍姜南的肩膀,然后继续说道:“再后来,为了可以和你相守九世,我不得不同仙翁交换条件,订下这每次圆房之前不能沾荤腥的规矩……说起这仙鹤居士呀,真是挺好的一位仙士;若不是他,我早就被擒回天界问罪了喔!”

  “真是……真是难为你了!”姜南轻轻的抚摸着方思姚肩膀上的长发:“真没想到,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多,承受了这么多;太多人都说人不如妖,我现在相信了,谢谢你,思姚!”

  “谢谢我什么?”方思姚说着,夹了一块肉送到姜南嘴里:“一切都是我的承诺,其实应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因为你并没有在意我的真实身份,而且愿意同我走下去……”

  “拜托……”姜南伸出手,轻轻的搂着方思姚的腰:“明明就是你一直在对我好,陪我度过难关……你却……却说得好像我在报恩一样!”

  “哎呀,好啦好啦……”方思姚挪了挪屁股,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我们都别纠结这个了……难得吃顿好的,我们……我们赶紧动起来,好吗?”

  “嗯嗯……”姜南夹了一块很大的肉放到方思姚嘴里:“你快吃吧,把这四十年的肉都补起来!”

  “啊……你想撑死我啊?”方思姚扭头目不转睛的望着姜南:“呵呵……好了好了,你也快吃吧,啊……假如一会儿不下雨的话,我们出去看看夜景吧!”

  “还是先回房休息一会儿再说吧,今天真挺累的!”姜南轻轻的放下筷子,帮方思姚盛了一小碗汤:“这个汤可以喝一些,对身体有好处;海边湿热,很多外地人都不容易习惯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方思姚一脸疑惑的盯着姜南:“网络上查的吧?”

  “当然……”姜南扒了一口饭到嘴里:“总得简单了解一下,我身边有女人呢!”

  “哟……开始细心了,真是安慰!”方思姚满脸的笑容,歪着脑袋看了看正在扒饭的姜南。

  “行了,别贫了,一会儿菜该凉了,快吃吧,啊!”姜南说着,把筷子塞到方思姚手里。

  “喔……”方思姚端起碗,边扒饭边望着旁边的姜南,心里感觉特别踏实,特别欣慰。

  这二人吃完饭回到房间,外面开始历历淅淅的下起了蒙蒙细雨;没辙,姜南蜷到沙发上,打开了电视,而方思姚坐到他旁边,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大概一小时后,方思姚沉沉的睡着了,姜南挪了挪身子,并没有叫醒她,只是让她的头靠到自己胸前,并顺手把旁边的一条毯子盖到她身上,左臂轻轻的从背后搂着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