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存在,只为你

第五章 转变

存在,只为你 lf荼蘼 2006 2018-09-14 21:43:09

  在TM最高楼层-总裁办公室,貌似小老鼠吃东西的咔吱声和签字声相得益彰,自从海上回来之后,某小只为表不会离开某人身边,一个星期像一小跟屁虫跟在帝枭屁股后面,让帝冥和司徒他们大跌眼镜,嘴角抽搐不已。

  敲门声传来,司徒进来后就听到咔吱咔吱的声音,一眼看过去,沙发处,一小女孩抱着一包大大的薯片袋,手里拿着比她嘴还大的薯片啃着,旁边还放着奶茶,糖果,辣条,各种垃圾食品,女孩感到目光,朝他看了一眼后,就继续吃着她的东西,不过速度明显加快,嘴里还不忘念叨:“看什么看,就不给你吃,这个世界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真好吃”。这句话使司徒一愣,自己还能和她抢吃的不成,真让人苦笑不得。司徒把目光一转,发现自家大boss正看着自己,嗯,嗯,端正自己,提道:“总裁,你一会还有个会议”。刚说完司徒就看到帝枭朝女孩走去,在女孩旁边坐下,揉着她柔顺的长发,轻声说道:“吃慢点,没人和你抢,不过吃完这包就不能吃啦,嗯?”。

  “我知道了”。直到糯糯的声音传到耳边,帝枭才起身往外走。在把办公室门关上之后,司徒向门外的秘书吩咐道:“半个小时后送杯水进去,然后把桌上零食收拾了带出来,在总裁回来之前别让任何人进去”。

  “是”。秘书低头回道。司徒也看着自个的助手头都不敢抬也没介意,毕竟自家总裁气势太过强大。

  荼蘼在办公室里吃着零食,看着电视剧,生活好不惬意,偶尔还不忘给出自己的评价,啧啧,这个动作太假,这个女人太丑,这个看着好吃,就这样半个小时过去了,当秘书走进来听到这些声音,看到女孩东倒西歪的躺在沙发上,一点正经样都没有,嘴角动了动,心里除了鄙夷嘲笑外还有嫉妒,把水杯放在女孩面前的茶几上,收拾女孩旁边和桌上的零食,在路过女孩时一手拽过女孩手上的还没吃完的薯片,薯片袋锋利的边在女孩手上划出一道红痕,让女孩的眉头皱了一下,在秘书走过去之前开口道:“等一下”。

  “小姐,你还要干嘛”秘书转身不耐烦的说道,这声音直接让女孩的眉头皱了起来,也没啥反应,平静的说道:“把我的薯片还我,我还没吃完”。同时伸手去拿。秘书听到这句话后手把薯片袋往垃圾桶方向一扔,看到它掉了进去,秘书才说道:“总裁说过了,没收你的零食,一点都不能留,明明是来上班的,结果成了你的保专职保姆,天天给你收拾垃圾”。秘书提着收拾好的零食走到门前,手放在门把上开门想出去,但门怎么都打不开。荼蘼开口了:“我让你走了吗?”声音软软的但秘书还是听到了其中的狠戾。她转过身看向女孩,脸上瞬间布满是惊恐。

   当司徒开会开到一半才发现漏了一份文件,回来取文件时,开门看到的画面让他直接惊在原地,瞳孔骤缩:女秘书跪在地上,一只手垂吊着,不用猜,肯定是废掉了,嘴里反复说着妖怪,脸上的恐惧表情一看就知道被吓的不轻,而那帝枭捧在手心的小祖宗像个没事人继续玩着手机,偶尔还笑笑,司徒赶紧把门合上,因此错过了女孩脸上的那一抹诡异的微笑,司徒回到会议室在帝枭耳边说了几句,各位经理就见他们总裁直接起身,跨着他修长的腿大步离开。当司徒跟着帝枭走进办公室来到女孩面前时,女秘书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她想躲在帝枭的后面,可发现自己怎么动都动不了,冲着帝枭喊道:“总裁,救救我,妖怪,她是怪物,她是怪物”。女孩知道帝枭站在自己面前,并没有抬头看向他,这让帝枭的眉头皱了皱,对司徒说道:“处理了”。司徒看着自个助手,眉头就没有松过,他自己都不想上手,这种情形也不能让别人知道,直接就拽着女秘书的衣服想拖着她出去,可是怎么都拽不动,就对着帝枭耸了耸肩。女秘书这时脸上的恐惧更甚了,帝枭这是在女孩面前蹲了下来,女孩这才看了看他,然后把自己手上的红痕给他瞧了一眼,就收回去了,顺带说了一句:“她先伤的我”。帝枭拉过女孩伤到的那只手,看着那上面突兀的红痕,眼中闪过戾气,在红痕处留下一吻对女孩哄道:“乖女孩,交给我处理。可以吗?”,他询问着她的意见。女孩撇了撇嘴:“好吧”。女孩从沙发上起来,走到女秘书面前蹲下,她的紫眸在对上女秘书的双眼瞬间变得更加暗紫,女秘书就这样倒了下去。她对司徒道:“可以了”。“那个小荼蘼,你对她做了啥?”司徒好奇的问道。荼蘼对他一笑,让司徒心里发怵:“只是让她忘记她不该记住的”。司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给自己压压惊,得亏自己没得罪这小祖宗,前一秒萌的你心发软,下一秒能让你吐口血,司徒默默做着苦工,帝枭在他开门离开时开口了:“精神病院”。

  总裁办公室,荼蘼小心翼翼的用眼睛瞟了瞟帝枭,帝枭被她表情给逗笑了,向她招了招手:“过来”。荼蘼朝他方向挪了挪帝枭让她坐在沙发上,自己依旧蹲在她面前,和她面对面:“你的解释让我很开心”。这句话让女孩明显的呆滞了,她朝他伸出双手,一双翦水晶瞳楚楚动人:“抱抱”。他在沙发上坐下后,把她抱在自己腿上拥着她,手顺着她的长发:“手还疼吗,我们上点药,嗯?”,荼蘼伸出手,另一只在红痕处摸了摸,声音软软道:“喏,好啦”说着还把手凑到帝枭眼前让他看看,一脸的小傲娇,仿佛说着你快夸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