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平行情劫

第五章 想要金云丝

平行情劫 这里是苏木啊 4156 2018-09-14 21:44:29

  两个男人都绕有兴趣的盯着对方,心思各怀不相同。

  “不介意我直接叫你秦朹吧”

  “当然不介意,叫秦先生也比较麻烦,你自请方便。”

  “秦朹直说了吧,你想要那个东西”秦附说完盯着秦朹,却看不出他的表情有一丝任何波澜。

  “确实”秦朹淡淡的说“只是看你能不能给了。”

  秦附算不出秦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知道这个人不容小看,但秦朹表现得如此平静,感觉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秦附对他有了兴趣,只是,金云丝这东西可不是说给就给,秦家可是守护了千年。

  有史料记载,自远古时期,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始教民养蚕,治丝茧以供衣服,后世祀为先蚕。有一蚕,数量极少,外体通透,非寒而不生,非千年而无丝,其丝极细发光,犹如金灿黄金,又而缠绕如云,似透非透,便取名为寒蚕,其丝为金云丝。金云丝能接于生接于死,有者,便是永驻,便是不死。而对于现代的人来说,金云丝就是书中记载的一个古老的神话,只是当做故事听一听罢了,可有些人信以为真,花一生时光都在寻找,以求永生,可找寻到的人寥寥无几。秦附家是作为嫘祖后人,世代以命守护,立训不可让其流入外界,否则世界阴阳平衡破坏,得来的定是无尽毁灭。

  “你想要金云丝,可知道他的作用”看着对面这个人,想着良姜说的自家老头与他家相交甚好,老头平时又喜欢念叨叨,将金云丝透露出去也不是不可能,就是秦朹知道他也不觉得有多奇怪。

  “超出世间之外,破除阴阳,链接生死,静身不朽,便是永生。同时...也会代价付出相应的代价。”说完,秦朹眼睑更加低沉,眸子神色也跟暗了更多。

  “你....了解得挺多的”秦附没想到秦朹会了解得这么深,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按理说除了自己家族之外,外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顶多知道金云丝可以续命而不知会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也是许些人拼命寻找的原因,而秦朹了解得如此清楚,难道是自家老头说的太过火了?!“所以,你应该知道,这金云丝不是你想要就要的。”

  “我说过了,”抬起眼睑盯着秦附,眼光深邃至极“只是看你给不给。”

  外面下雨了,路上的行人匆匆的跑到路边店铺下躲雨,医院也进入了空闲期,要下班的时间了,可自己没带伞,怎么回去呢?陆白芨掏出手机给吴越发了条短信,问他今天会按时下班,想要蹭他开车一块回去,吴越很快的回了一条晚上加班,让陆白芨深叹一口气。

  “噔——”微信有人发消息了。坐在窗口后等待下班的陆白芨点开了微信,是晁天南发的信息哎!

  “下班了吗?”

  “没有,快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在医院的影像科有一份报告忘了拿,现在正在赶过来,只是有点担心时间会赶不及,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

  “这样啊,没事,影像科就在我楼下,你把病人名字和编码发给我,等会你到了我直接给你”

  “谢谢,名字和编码已经发给你了,我尽量快点赶过来。晚上有空吗等一会想请你吃饭。”

  帅哥要请我吃饭突然的消息让陆白芨有点受宠若惊,但还是要保持矜持。

  “吃饭就不用了吧...”

  “一定要的,希望能赏我个面子,我现在开车,等一会再和你聊”

  “好”陆白芨收了手机,与其他窗口打了招呼,坐电梯下楼到了影像科。

  “陆白芨你怎么下来了”

  “张主任你好,我是来拿片子。”

  “噢,你的啊,是哪里出了问题啊?”

  “不是不是,是帮我一个朋友拿的,这是名字和编码”

  “噢噢,男朋友啊,你看看都要下班了,现在才来”张主任指了指旁边一张被片子堆满的桌,“哪里,桌子上有一堆,都是今天没来拿的,也不知道现在这些病人在搞什么,看病拿片都不积极”然后摇着头往休息室走去了。

  陆白芨听到张主任的话后汗颜,看着他向后走去也没去解释这片子是真的帮朋友拿的,而不是男朋友,有句话说得好,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所以还是走为上策。很快,便翻到了晁天南发的名字人的片子,边出门坐电梯上药房了,看了看时间刚刚好,可以下班了。

  陆白芨怕晁天南找不到她的位置,便坐在医院大厅显眼的椅子上等他,不一会,就见到晁天南进了医院的大楼。

  “这里”挥挥手,晁天南看见他向她走来。

  “陆白芨,谢谢,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小事一桩嘛,今天帮我搬了药,我也还得谢谢你呢”陆白芨对着晁天南笑着,这个男人给她一总说不上来的感觉。

  “我们去吃饭吧,我已经订好了餐厅,就在医院附近,希望你不要拒绝”看着晁天南一脸诚恳,让陆白芨心中不得不接受,反正外面下着雨,也不好回去,就答应了。

  餐厅是订在南阳市一家高级酒店里面,陆白芨不知道晁天南会带她到这吃饭,一身简单的衣服让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服务员领着他们入了坐,他们这桌是在一个独立的阳台上,可以俯看南阳市的夜景,环境安静,陆白芨也就比刚才稍微放开了。

  “我能叫你白芨吗?要是叫你陆白芨总感觉有点不太礼貌。”

  “呃....行,都可以”

  “白芨,今天真的谢谢你了,我朋友明天就要走了,要不是你刚才帮我拿了片子,明天应该就来不及了。”

  “你朋友生病了吗?”

  “骨折了,上午碰见你就是在交出院手续,走的时候检查了一次结果忘了拿片,辛亏今天遇见了你啊。”

  “没事,都是小问题,以后要是在医院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直接找我就行了,我尽量帮忙。”

  “好啊,那先提前对你说一声谢谢。对了,你是本地人吗?总感觉口音有点不像。”

  “我是临川的,挨着南阳,前两年才被调过来到工作,你呢,你是哪儿的啊?我听你的口音也不像这边的。”

  “我是苏江的人,最近才应聘到南阳大学工作。”晁天南笑着说,端着红酒瓶给陆白芨面前的杯子到着红酒。

  “谢谢,你是苏江的?我有一个朋友也是苏江的,不过就是人有点怪....。”

  “有点怪?他是做了什么事情吗?”

  “呃....也不是啦....不说他了,说说你吧,你在大学里教书,学历应该很高吧,恩,迷妹肯定也很多”陆白芨抛给晁天南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哈哈,其实也没有,自己也没太关注这些”

  “照你这个条件,肯定......”俩人渐渐交谈了起来,语言相投,时不时会发出笑声,交流甚欢,直到吴越给陆白芨打了个电话,陆白芨才意识到很晚了。

  “你在哪儿呢?”

  “啊,我在外面吃饭呢”听着电话,那一端陆白芨的声音都是愉悦的。

  “和谁呢,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不准备回来啦?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知道回来,你先休息吧”

  “地址”吴越有些强制的语气让陆白芨觉得有些不舒服,她最讨厌有人强迫她做什么事了,但在晁天南面前她也不好发作脾气,说了句自己知道回来后没管吴越后面说什么便挂了电话。

  “怎么,家人催你回去了”

  “没有,我一个人来的南阳,是我一朋友,现在暂住在他家,他让我早点回去”

  “既然这样的话我看也吃得差不多了,那我送你回去吧,免得你朋友担心。”

  陆白芨看了看时间,外面还下着雨,自己回去有点麻烦,便答应了。坐上晁天南的车,陆白芨思考着身边的男人真的是个高富帅啊,开着豪车教书,追求者肯定很多。

  “怎么了白芨,在想事情”晁天南跟着陆白芨给的地址导航开着车,余光看着陆白芨沉默着。

  “我就想着你这么有钱还去教书?如果是我就躺在家里吃喝玩乐,多幸福啊”

  “哈哈,要是你真的过上了那种日子才知道无聊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儿”

  “反正我就觉得比上班好,无忧无虑的。”

  “白芨,我想问一下你有男朋友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是挺好奇的。”

  “呃.....人长丑了,别人都不要的......”陆白芨长得不算那种倾国倾城的漂亮,但给人一种舒服,赏心悦目的感觉,也算是没有拖国家后腿,但在医院这两年里,确实没有一个男人对他表白,最多也只是当双方有好感的时候,就不了了之了,她一直搞不懂是为什么,自生原因也找不出来。

  “你太谦虚了吧,那你想要找哪种男人啊?有没有什么标准”

  “哈哈哈,你很八卦哎”陆白芨其实想说帅就行了,可总觉得说出来会让晁天南觉得是一个好肤浅的人,于是选择了闭嘴。

  车子停在了吴越小区的门口,非本小区车辆禁止入内,陆白芨便下了车,又一次表示感谢晁天南送她回来,让他路上开车小心便进了小区。

  雨已经停了,路地上湿漉漉的,陆白芨很小心的走着,怕雨水溅到裤子上难得去洗,她也就没有注意到从进小区门口时就有人跟着她,一路跟到楼下。

  “陆白芨,原来你去找男人去了啊!”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吓得陆白芨一脚踩空,好不容易才走到楼下的陆白芨裤脚被溅起的雨水湿了一片,于是瞬间冒火“滚!”,剜了身后的吴越一眼,快步向小区门口走去,也不管裤脚的湿度越来越大。

  “喂,陆白芨你往哪儿走。”吴越看她飞快的走着,追了上去。

  陆白芨没有理会他,自顾的走着,回想着刚才吴越的那句话,面目更加充满了怒气,眼睛都能喷火。

  “喂,陆白芨,你说话啊”这次吴越抓住了她的手,让她无法前走,陆白芨依旧没有作声,将被抓的手使劲甩了甩,奈何男人力气太大,没有一丝的松懈。

  “陆白芨,你这倔脾气能不能收一收。”陆白芨又剜了一眼,用没有被抓住的手翻了翻她肩上挎着的包,摸到了一个钥匙,使劲拍向吴越的胸口,吴越有些吃疼,手也搭了上来,将东西摸住,一看,自家的钥匙。

  “吴越,是,我是找男人去了,我傍大款去了,你这破房子我也不稀罕借住了,我住别墅去我,你把手放开。”面前的女人有点气急败坏,朝着吴越气呼呼的说着,一个劲的甩着手。

  “陆白芨,你可真幼稚。”使劲一拉,陆白芨一个踉跄到吴越眼前,将她正对向自己“我担心你下这么大雨不回家,去接你你又不干,反而过来冲我发脾气,你说说,还有天理吗?”

  “我用得着你的担心啊,告诉你,我的有是男人担心,再说一次,放手!”

  “哦~是嘛,有男人担心,好,我走,我容不下你这尊大佛,钥匙我拿走了,您就请自便吧。”

  转身就走,给陆白芨留了一个背影。

  陆白芨看着走掉的吴越更生气了,可刚踏出小区门,就停住了,自己刚才也是怒气上头与吴越吹吹牛皮子,可是现在真的没有地方去啊。望了望周围,街上基本空无一人,心里想着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回去的。想着往前面走走,看能不能找个旅馆先将就住着吧。

  陆白芨走到的是繁华区,这个点商店很多员工都下班了,公交站台上挤满了人,都是在等最后一两班末班车。陆白芨在网上看了附近的旅馆,繁华区的太贵而且基本客满了,还剩几家不错的,可距离稍远,陆白芨看了看具体地址,旅馆离下两个站台不远,于是决定坐公交过去。站在站台上,陆白芨无聊的看着对面,街上的店铺都关了门,空荡荡的,与对面站台的明亮形成了一个鲜明对比。站台上有很多穿着职业装的女孩,陆白芨看着她们一群有说有笑,脑袋不时的往旁边看,陆白芨也情不自禁的随着她们的目光往旁边移,是有一位很高的男人,衣着素静,安安静静站立着,有点格格不入,目光上移看向他的脸,他的目光也在看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