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云之九真传说_彦洗尘著_仙云之九真传说阅读页_小说阅读网 - 美高梅
首页 美高梅 古典架空 仙云之九真传说

第十一章

仙云之九真传说 彦洗尘 1935 2018-08-10 17:38:59

  苏锦夫人服药之后,慢慢好转,半月有余,便能勉强靠坐,脸上的淤青也已渐消,恢复了神气。只是九真,舌苔受伤,一直未见好转,也不能开口说话,请神医苏询看了好几次,只说是普通的刀伤。创伤药换了又换一副又一副,未见半分效果,九真本就少言,这下彻底无语了。

  苏锦夫人是又怜又急,每日都在哀哀自道是自己害了九真,苏锦荣每日一早便外出,至晚方归,然后掏出一包又一包不知名的药物,交给小斯煎熬。一向活跃的苏锦霖也只会双手撑颔不停的叹气。媚儿整日以泪洗面,恨不能亲身九真承受。

  倒是云香,不哭不闹,只是默默的研究着各种流食,希望九真能吃的顺口些。

  这日,苏锦府依旧哀的哀,哭的哭时,忽闻守门小斯通报:“上贵驾到。”原来是大华国主,王后以及乐修公主摆驾苏锦府,黄辇浩荡,巍巍王气将苏锦府门口堵的水榭不通。

  苏锦府众人到府门口相迎,瞬间跪倒一片,一应拜礼之后,苏锦翰林将客引向帝藻厅,此厅空间宽敞,摆件奢华瑰丽,与苏锦府的简约朴素相当违和。据说帝藻厅是苏锦府留奇葩家规的太太老爷而建,听说是为了接待大华前前国主,也有传言说里面藏了大华国的护国宝藏,平时除了苏锦翰林和老朱总管外,苏锦府上到主子下到仆人都不得入内,甚至连里面的清打,都是朱总管自己动手。

  厅内共设十位,大华国主和王后坐正上位,华葶坐侧上位,苏锦翰林和夫人依次坐在右侧下位,其余位置空在那,苏锦荣和苏锦霖站在苏锦翰林身后,九真则站在苏锦夫人后侧。

  丫鬟上完茶水后,大华国主悠悠道:“都不必站着了,坐吧,玉儿,来,坐这里。”大华国主指了指右侧上位。

  九真上前微微曲身谢恩,无言。

  苏锦荣和苏锦霖也上前躬身谢恩:“谢王上、王后赐座。”

  “真儿受苦了。”王后看向九真说道,华葶则一脸不屑,傲纵的盯着九真。

  九真站起,曲身向王后揖礼,当作回答。

  “我苏锦府未保护好公主安慰,请王上、王后责罚。”苏锦翰林起身请罪。

  “玉儿此乃大孝之举,苏锦掌主不必自责。”大华国主凛然说道。

  苏锦翰林谢恩后复坐。

  大华国主端起茶盏,轻饮一口后,幽幽道:“大华国以礼治国,以孝为本,注重礼仪仁孝,玉儿此举,理论大功,应大赏。只是玉儿年纪尚小,赏赐金银财帛无大意。下月是江千国太后六十岁寿辰,本王与王后合议后,决定让玉儿以大华国善使的身份出使江千国,带贺礼‘神几石’祝寿。”

  九真曲身谢恩。苏锦荣也紧跟着起身,说道:“此次出使江千,路途遥远,公主又是女眷,草民请愿陪同,望王上恩准。”

  江千国离大华国隔山离水,路经寨岗森林,快马尚且要走上十日,何况还带着‘神几石’,更是徒增凶险,千机万变。

  “本王前来,便是为了跟苏锦掌主商议此事,玉儿年幼,‘神几石’也乃罕贵之物,本王想让苏锦少掌主陪行。”大华国主状似随意的说道,实则暗暗打量着苏锦翰林,要不是大华前国主留有口谕,估计他早就一道圣谕解决此事了,又何必亲自屈身前来协商。

  “这……”苏锦翰林面露难色。

  “掌主放心,本王只是想让少掌主此次商运目的地改为江千国,名为走商,暗地里保护玉儿即可。”大华国主笑着说道。

  即是王命,苏锦翰林只得同意。

  “将‘神几石’奉上。”大华国主命令道。一位身着绿衫白须的太监手抱红木雕纹匣盒,躬身跪在九真面前,将盒子举过头顶,九真接过匣盒。

  “玉儿且记,需妥善保存,切勿打开匣盒,到达江千国后,要亲自交给江千国主。”大华国主叮嘱。

  九真曲身行礼,以示应答,虽然不知道匣盒内的‘神几石’到底为何物,但看到大华国主如此重视的份上,九真便也注重几分。

  是夜,九真坐在制陶房的炉窑旁边,一遍又一遍的为素胚塑性,双手占满陶土,留在苏锦府或出使江千国,对她来讲并无太大不同,十三年来,她太习惯接受了,苏锦夫人给她安排的衣、住、行,她接受,苏锦荣和苏锦霖给她的关怀她接受,大华国主给她的荣耀她接受,也许从小的寄人篱下,让她不懂拒绝,也不会拒绝。

  就像制陶一样,其实九真一点都不喜欢制陶,这些陶土总让她的手黏糊糊的,只是苏锦荣以为她喜欢,她便喜欢了,也因为只有在这样,她可以一个人静静的呆着,不用笑,不用说话,不用动心思。

  “就知道你在这里。”苏锦荣说道,一贯的温柔。

  九真停下手中的动作,冲苏锦荣微笑。

  苏锦荣:“我刚才到竹山苑确认过了,云香和媚儿已经整理妥当。”

  九真会心一笑,点头,苏锦荣对她的一应事物都是事无巨细,处处上心。

  苏锦荣:“我已交待霖儿,多带些有些的玩物,以免你在路上乏闷。”

  九真目色微疑,看向苏锦荣。

  “我已与父亲商议好,霖儿会陪我们一起上路。”苏锦荣浅笑道。

  一起去?此次出使江千,虽是王命,但已有苏锦荣护行,如为商运,苏锦霖也已能独立跑商运,实在是没必要浪费这么多人力,九真虽心有疑惑,但扔旧微笑接受。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苏锦荣拉起九真,将她双手浸入水中,轻轻地为她洗去手上的陶土,用白巾帕擦干,然后涂上羊脂玉膏,手法温柔、熟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