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西城公馆

旗袍女

西城公馆 余亦真 1172 2018-12-06 23:52:50

  彭力在酒店等了两个小时,打过去电话又被余静掐断。心痒难耐,想着找个女人来泄火。想来想去,觉得有了余静,其他女人都是渣渣。便作罢。一个人躺在酒店床上抽了几支闷烟,将房间里一瓶红酒起开倒出来喝了,睡了一觉,看时间是下午三点。彭力靠在床头,摸到床头柜上的烟,顺手把电视遥控器拿到手里,打开电视机。

  这时来了约牌局的电话。彭力说,如今上面抓得严,哪里敢顶风作案。对方说,放心,是一个极为稳当隐秘的地方。某某县长的小姨子搞的个家庭茶馆,就设了一个房间。彭力对县长小姨子的字眼十分有兴趣,就多问了几句,问,姓啥?年纪多大。对方说,三十来岁,你一定认识她,她经常搞旗袍秀,电视里露过几次脸。啊啊,彭力叫起来,她呀,知道知道。

  彭力挂了电话,想起那女子穿旗袍的曼妙身姿,又开始心猿意马。恨不能立刻见面,认识认识。

  彭力快速穿好衣服,出门去退了房。

  走出酒店,刺目的阳光立刻将彭力晒出了細汗。彭力扬手拦车,却又看到自己手背上被余静抓出的血痕,心里骂了句娘,上了车,说,先找个药房停一下,等我一会儿出来再去个地方,给你双倍车钱。司机说,好的。

  药房老板娘却是彭力的故交。一看彭力的手,噗呲一声笑了,说,这是哪家的猫,如此烈性?彭力说,别说了,陈丽抓的,她疯了。老板娘说,一定是你偷吃,被她拿住了。彭力说,你看彭哥这么老实的人,哪会偷吃。老板娘拿手捂了下嘴,笑道,你不偷吃,渠县就没有偷情事件了。彭力说,别说了,快给我消消毒,稍微包一下,哥还有正事。

  出了药店门,车还在等。彭力猫腰上车,说了个地名。又抬起左手看看,总觉得那些白布条十分扎眼。想撕掉,又觉得更不好。心里快速地想着怎么解答别人的疑问。

  车开到城乡结合部,新出的楼盘。本来是规划成商贸城的,却因为地段实在太偏,住户稀少,而显得特别冷清。

  彭力下了车,又打了个电话,问具体的位置。对方说,你等一下,我出来接你。

  不一会儿,从拐角处闪出来一个中年男子。堆着一脸笑,远远地扬手打招呼,叫道,彭局,这边。

  彭力面无表情地夹着公文包走过去,接过对方递上来的烟,掏出打火机点燃,说,这狗日地方,大中午的还有些渗人,鬼城样。

  对方讪笑,这都是政府工程……你又不是不懂。彭力说,老兄,不要去怀疑领导策略,慢慢来,总有一天这里要发展起来。

  两人说着话,到了一栋楼下,来人前面去按了电梯。彭力随后进去。

  到十八层,电梯停下来,开了。

  一个身穿粉色锦缎旗袍的高挑女子,笑盈盈地站在电梯口等候。彭力第一眼便认出来,是在电视里经常露脸的陶小曼。

  陶小曼柔声慢语地说,彭局,稀客呀。彭力光是听她说话,骨头都酥了大半。说,美女,久仰久仰。随陶小曼进了屋。

  屋里已经等着三个牌搭子,除了打电话给彭力的,也便是下楼接彭力那位毛书记。还有两个区乡医院的院长,彭力都认识。大家相互打了个招呼,寒暄了几句。

  陶小曼从里屋出来,笑盈盈地说,几位,里面请,里面茶水都给大家准备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