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这个系统太精分

第六十五章:道君半缘(12)

快穿之这个系统太精分 木梓悻 2660 2018-09-14 21:49:38

  半缘望着桥底逆流遨游的锦鲤,合欢花卷起几分孤寂,她似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我曾在芦苇渡口见过你,你在沐风中背着长笛,东侗少爷。”

  她特意择了一段美好的回忆,对那些晦涩阴暗的绝口不提,好像之间只是一双许久未见往事重提的故人。

  合欢树下走出玄袍少年,眉梢扬起几分轻佻:“世上事扑朔迷离,多少段的不离不弃。越情之所至越,会起涟漪。”

  半缘笑而不语,几分了然于心。自顾自浅斟低哼着小曲儿,拾起石桌上的茶盏斟茶。

  碧绿色茶汤缓缓注入葵口茶盏,水声流淌,浓香四溢。东侗看着她斟茶的手,十指纤纤,白若霜雪。

  指尖搽了淡赭色合欢花汁,皓腕上一串金镶玉镯子,茶水映照着摇曳的烛火,流光闪烁,却无法掩盖这双手散发出来的玉润光辉。

  她小的时候手指头圆润饱满,像雨后破土而出的春笋,捏在掌心里软软的。

  被她的手指头紧紧攥着时,能感受到那份天真无邪的信任和依赖,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忍不住动容。

  她抬起茶盅,杯口缭绕着蒸腾的水汽,浅啜一口,茶水并不烫,刚好适宜入口的温度。

  “若此情赋予东流兮,不赋逃避。千山万水因你不过毫厘,也不惧风雨。披星戴月未曾唏嘘,此情不渝,难得入迷,天赐良缘于你。”东侗掩去眼底复杂情愫,“沧顾与你的情深义重,天妒地嫉。”

  “这样多好,管它世易时移。”半缘微微蹙眉,转而一笑而过,“东侗少爷是图谋大业者,我不该做拦路石。”

  那时,恰好落的雨,又恰好依偎在一起。

  妖得天独厚,她刚刚出生不过多久,便到了十几岁小女孩的模样和智力。

  和所有奴隶一样,到了能够承受印记的年龄,她就被带去刻印。

  她被轻易的勾起内心里埋藏最深处的梦魇,刚出生时,她就被下了噬魂咒。如若背主,宛如万蚁啃食心脏。

  在那幽暗的地牢,身上的枷锁是那样沉重,却又不得不将它托起,将眼中的懦弱默默地擦掉。一个噬魂咒,她和恶魔签订契约,出卖了她一生的幸福信仰。

  漆黑的墙壁,一双空洞的眼望向天花板,似乎要透过它看到光亮。可那时的她并不知道,阳光也会有照不进的角落。只有靠你自己走出阴暗,它才会普照在你的身上。

  她怯懦地跟在人群后面,看着一个个奴隶身上出现无法抹去的印记,发出凄厉的惨叫。她惶恐,她害怕。

  她想要逃,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里转了一圈,便心痛如绞。她被两个壮汉按住了手脚,罩着宽大黑斗篷的老婆婆高举起铁杆,杆头是一个古怪的藤蔓。

  她开始拼命地挣扎,铁杆印在她的锁骨上,蔓延在肩膀、锁骨。沁透心底的冰凉,灼伤身躯的炙热。

  “啊!!!”她凄厉惨叫,撕裂般的疼痛仿佛将整个世界都四分五裂,混沌之中只感觉半边身子都被火焰淹没。

  有什么东西侵蚀着肩膀到锁骨,刺痛逐渐蔓延,蜿蜒曲折,意识也逐渐模糊不清。

  藤蔓和噬魂咒都是警醒,每每触碰都会隐隐作痛。所以她开始小心谨慎,委屈求全。她被派遣了一个任务——照顾地牢里的一个人。

  听说这个人是灵族之后,他的血能够增长灵力。所以南国养着他,囚禁在地牢里,每周放血。

  有人跟她带路,她捧着营养丰富的饭菜,跟着那人沿着青石铺就的阶梯走下去。到了单独一间,与所有犯人隔绝的密室,那人用钥匙打开门,就逃也似的走了。

  她望进去,阴暗潮湿的牢房,跟她的奴隶房相差无几。里面用锁链束缚着一个少年,他的脸苍白俊秀,甚至有忧愁的妖异。

  漆黑的瞳仁散发森然冷意,从脖子爬上面颊的数道黑色裂纹,骇人的阴郁。长袍的衣摆和袖口破碎褴褛,露出苍白的肌肤,扣着黑暗的铁链,脚踝也是。

  那叮叮当当的声响就是他曳动铁链时发出的,一旦静止,一切又都归于死寂。

  他细长的眉眼间镀了一层幽冷的寒意,像终南山云遮雾绕的雪峰。是一个很好看的野性少年。

  她小心翼翼地把饭菜摆在他面前,好奇地打量着他。他抬起头,张了张嘴。

  反正也要照顾他,她一天除了送饭睡觉,都在这里了。她打开自己的那份饭菜,自顾自吃起来,“你不吃吗?”

  没有人回复她,她也不恼,吃完后站了起来,到他面前。她自我介绍:“你好,我的代号是合欢,以后就是我照顾你啦。”

  他阴郁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肩膀上,“名字?”

  她有些低落,糯糯的回答:“没有名字,只有代号。”

  “相遇皆是缘,叫你缘儿如何?”他像是随口一说。

  她却欢欣鼓舞,鼓掌叫好:“好啊!那以后,你就叫我缘儿吧!”

  然后他又不说话了,朝夕相处,都是她说他听。

  “总有一天,我们会出去的!你不要担心啦,我们一定能出去,不会太久的!”

  “……”

  “等我们出去,你要去干什么呀?我也不知道能去哪儿,跟着你好啦!”

  “……”

  “外面的世界一定非常美丽吧?等我出去,一定要览尽天下,不要再足不出户了。”

  “……”

  “喂,我们能出去吗?”

  “……”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一起,去看这山河风景。”

  “嗯……”

  她照顾他的时间不长,几个月而已,她就要去王权世家执行任务。或者是说……送死。

  再也见不到了,横竖都是死,她想要放他走。这个念头徘徊在心头久久不散,所以她一直都心痛如绞。

  她偷偷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很好看。他说想要带她一起走,她以为噬魂咒犹豫了。

  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世事难料,他解开了她的噬魂咒,她画了一张地图给他。最后一次给他送饭时,却发现他已经逃走了。

  噬魂咒解开了,他却没有带她走。其实,他带上她就肯定逃不走了。她知道,但是还是难过。

  后来的后来,她去了王权世家。她吃饭时,就去芦苇渡口的小饭馆,因为她没有钱,那里的老板娘人好,每次都会给她一碗馄饨。她无以为报,就偶尔绘丹青给她。

  那日恰巧落雨,她没有伞,就躲在屋檐下躲雨。她遇上了一群道士,那群人看中她的鼎炉体质,想对她下手。

  蓦然玄色衣袍的少年撑着六十四骨的油纸伞出现在雨雾茫茫中,缓步而来。伴随着玉箫清越悠扬的乐曲,她只看到那群人倒下了,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

  而血污染红的视野里,岭上盛开了不谢的白梅。

  那一袭玄袍的少年正凌立在之中,他的身后,是洪流般汹涌的莽荒之气。他的脚下,是破碎陨落的星河。他的眼里,更是翻滚着混沌蒙鸿之气。 

  万物都在因为道法而衍生变化,只有他,跨过了亘古洪荒,无穷岁月,悠悠孑立在虚空中央。

  他的身躯颀长修长,他的五官精致绝伦,那蕴含着轮回的双眸,空寂,泓邃,悠远,绚烂。完美到了极致,惊艳到了荼蘼。

  尊贵如斯,强悍无垠。轮回、生死、枯荣,都被他掌握在手中。

  昔日牢狱里狼狈苍白的少年,变得这般尊贵强大啦……

  她笑着笑着就哭了,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那个少年转身离去,一句话都未曾提起。在她看不到的角度,没有注意少年的衣衫上也要斑驳水渍。若说是雨,他撑着伞,若说是泪,伞不算严实。

  对不起,这孤霞流云,终究没能陪你览遍。

  对不起,这沧海山河,终究没能陪你踏尽。

  对不起,这喜怒哀乐,终究没能陪你体会。

  对不起,这一生之诺,终究没能为你履行。

  对不起,这繁华世间,终究留你一人……孑然前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