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女尊王朝 正侧侍君宠

60滚回四围

正侧侍君宠 易腐 1498 2018-07-12 04:38:00

    长久把方润抱紧屋里以后,轻轻的放在床上。如果不是长久身上那浓浓的酒气,方润觉得现在的长久仿佛没有醉。

  “盒子呢?”

  长久在方润耳边轻轻说道。

  方润听到长久的话,身子一瞬间发热,感觉出了一层的薄汗。

  “我…我屋里呢。”

  方润当然明白长久口中的那个盒子是什么,是他姐姐送给他的二十一岁生辰礼物呀。

  “去拿。”

  长久送来身下的方润,方润匆匆起身,把衣服拉好,打开房门看了看外面有没有人,才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去取那羞人的东西。

  方润把盒子拿回来,小心翼翼关上房门以后,走到床边发现长久已经睡着了,但是长久耳垂上的花痕却异常鲜艳。

  他现在正在好好养身子,但是长久如果要,他还是会给长久的,因为长久是他的妻主,他是男子,长久是女子,他是让长久舒服快乐的,他是她的正夫。

  方润把盒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给床上的长久脱鞋更衣,给长久换完舒服的寝衣之后,方润出了一身的汗。他今天给宿儒针灸已经很累了,原本还想给宿儒做药蒸的,但是宿儒的伤口还没有结痂,没办法药蒸,伤口碰水会愈发严重的。

  最后方润还是去沐浴了,沐浴完以后昏昏沉沉的穿了寝衣上床。

  长久半夜的时候突然醒来,刚才做了什么梦却已经不记得了,她在梦里拼命的告诉自己要记得这个梦,但是一醒来便忘了。

  长久想起身去喝杯水,结果发现自己的脚被方润搂在怀里。

  长久笑了笑,方润今天一定累坏了。她并没有醉的很厉害,最后把方润抱到床上的时候是真的快忍不住了,只好让方润去取盒子,她用功力去压制体内的空虚。

  把脸从方润的怀里轻轻抽出,长久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

  “不舒服吗?”

  床上的方润开口。他很累,睡的很沉,但是感觉怀里一直搂着的东西不见了,便醒了。睁看眼睛看到的便是喝了两倍凉茶的长久。

  “没有,渴了而已,你要喝吗?”

  长久又倒了一杯,问床上的方润。

  “我不渴。”

  方润摇摇头,其实他不想让长久这么晚喝凉茶的,但是看到长久耳垂上红色的花痕时,又开不了口。长久的身子现在一定很难受吧。

  “睡吧。”

  长久喝完凉茶就上床了,把方润拉到怀里,方润乖乖的躺下。

  方润担心长久的身子,在长久的怀里睡不着,倒是长久的呼吸慢慢变得冗长沉稳起来。听着长久的呼吸声,方润也渐渐有了睡意。直到方润踏实睡着,搂着他的长久睁开眼睛,胳膊从方润的脖子下轻轻抽出,这次方润没有再醒来。

  长久披了外袍,出了房间。

  “主子。”

  隐在暗处的三斤以为长久有什么事情,出现在院子里。

  “书房的烛火,点上吧。”

  长久原本是想在院子里坐一会的,因为身子现在太难受了,没想到三斤会现身,便让三斤把书房的烛火点上,她去书房坐一会。

  “是。”

  书房的烛火点亮,不一会有守夜的仆人送来热茶和点心。三斤从守夜的仆人手中接过,送进书房。

  “放着吧,你去休息吧。”

  长久从盒子里拿出那块玉石在手中摩挲,然后随手在书架上取了一本书。

  身后的三斤把热茶和点心放在桌子上却没有离开,长久转身看向三斤。

  “有事?”,三斤从来不会做违反命令的事情。

  三斤在长久的目光下,缓缓抬起双手解开腰间的束带。

  “三斤!”

  束带刚刚落地,长久带着怒气的开口。三斤想做什么,她清楚了。

  “主子,你不必忍得。”

  三斤跪在地上,长久耳垂上的花痕刚才在夜色下他看的清清楚楚。

  “滚回四围去。”

  淡漠的声音让三斤正触碰到外袍的手指停下。

  “是。”

  身子向前,额头点地。三斤捡起地上的束带不发出任何声音,离开房间。

  长久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石,想去找方桃聊天,但是只怕这个时间方桃正在被子里跟怀楚吴侬软语吧。

  坐在椅子上,手中的书却是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放下手中的书,倒了一杯热茶,尝了一口便放下了。

  这玉石上的小珠子,一颗是方润的,一颗是夏令的,一颗不知是谁的。玉石跟小珠子,到底代表着什么?指尖轻轻的在镶嵌在玉石里面的小珠子上摩挲,身子的空虚感却更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