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若有所憾是青春

决赛,决定性(上)

若有所憾是青春 因声 2008 2018-05-16 23:59:52

  洗澡的时候我的腿还在发抖,今天这糗出大了。我感觉真正的决赛没希望了。

  不过,那个几次三番出现担任评委的男生到底是谁啊?感觉还可以,不过之前他没让我进学生会,冲这一点,哼!无感!

  洗完澡回来跟孙然说今天的糗事,他居然嘲笑我!

  “我生气了!哼~”

  他过来安慰我,说只是小事,不要太放在心上。

  怎么能不放在心上嘛~唉~跟这男生说了他也不懂。我可是准备了一下午的!心血花在里面了。

  相反,汪成倒是说:“没关系的,不过你表现得好不好,今天都过去了,我觉得你表现得已经很好了。”

  听完我觉得心里稍微好受点。

  第二天我百无聊赖地在寝室里,写写作业看看电视。小敏开完组织部的会议回来告诉我:“西语,你进主持人大赛决赛了!”“什么?!不可能啊,”我被吓到了,“我不是跟你说过我那天晚上表现得特别差吗?我怎么可能进决赛?”

  “我们开会的时候确实也在讨论要不要让你进决赛。其实在复赛的时候你就已经确定要进决赛了,大家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你复赛的表现又让大家迟疑了,大家开会讨论的时候也是说不要你的居多。但是肖诺安说还是让你进。”

  “肖诺安是谁?”

  “就是学生会主席啊。”

  “哪个?我没见过他啊,他见过我吗?他怎么知道我的表现?”

  “他在啊,初赛复赛都在。”

  “长什么样子?”

  “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戴眼镜的。”

  “哦?”我脑子里出现了那个担任评委的男生,“我好像见过,他就是肖诺安?”

  “不知道你说的是谁哦~总之是他让你进的决赛。”

  我“嗯”了一声表示我知道了,随即扭过头来,继续写作业看电视。

  等下!小敏刚刚说什么?我进决赛了?!!!我才想起来重点不是肖诺安是谁啊,重点是我的渣渣表现居然,进决赛了?!!!!还是多亏了肖诺安?

  哇~我之前错怪他了!感激涕零~内心还是很激动,我第一个想到的是孙然。

  “大笨蛋,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猜猜看是什么?”

  “我不猜。”他又发小兔子双手叉腰扭啊扭的表情,

  真是傲娇,

  “大笨蛋,我进决赛了,决赛那天你能不能陪我?”我想到决赛那天要比复赛花更长的时间准备,我就觉得脑阔疼~需要有个人陪我,帮我拿东西,陪我去租衣服什么的。

  “不好。”

  “哦。”不想跟他说话,转头我告诉了汪成,他倒是高兴地恭喜我,我吐了吐舌头,说:“还没出通知啦,一切都还不是定数。不要高兴得太早~”

  又过了一天,我正在上课,收到了一条短信,正式通知我进入主持人大赛决赛。这次我学乖了,按捺住心情,认真仔细地看了每一个字,确定是主持人大赛的通知没错。心里雀跃却不好表现出来,因为在上课啊!

  我又发消息给孙然:“大笨蛋,主持人大赛决赛入围的正式通知出来了,我真的入围了。是12月14号晚上7点,在外语楼的101教室。你真的不陪我吗那天?”

  “那天我有课,陪不了你。”还发来一个满意的表情。

  我心里有点小失落,又说:“那那天晚上你会来看我吗?”

  “不去,外语楼太远了。而且也好热,我宁愿在寝室里打游戏。”

  鄙夷这个人一分钟~

  决赛还有好长的准备时间,我的舞蹈还在继续学,也更勤快地去护理。姐姐们自从知道我进了决赛之后,之前劝我的自己买一件礼服又开始在我耳边提起来。我被说动了,还是买了一件礼服。所幸礼服到的时候离比赛还有时间。可我还是想着要再去租礼服,因为决赛赛程更长,环节很多。主要还是想全面展现选手的风采。

  我们在赛前还有彩排,还有各种分组。这次我有搭档了,我的搭档是一名个子特别高的男生。搭档负责出场和第三环节,男生不够,所以我跟另一个妹子同时成为这个男生的搭档。而第三个环节他仅仅是我的搭档,第三个环节是我们选到的是新闻联播,要背常常的播音稿,于是我的工作内容就又多增了一项,就是背书。

  比赛共分为4个环节,第一环节是出场,第二环节是个人展示,第三环节是选题发挥,第四环节是即兴抢答。

  我们还被要求拍摄一段小视频介绍自己,我找到了小敏,请她帮我拍摄。地点选在湖边的台阶上,拍了好几次才拍好,自己都觉得自己好傻。

  我又问了几次孙然,问他要不要来看我,明确地表示希望他来看我的比赛。可是他总不松口总吊着我,这家伙。其实我知道他应该会来,我就是假装不知道他会来,反正他说他不来嘛~我就当成他不要来。

  令我惊讶的是我跟汪成说比赛那天自己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汪成居然跟我说他可以陪我,一整天!我心里扯了扯嘴角,如果心里有脸的话,想着孙然应该来不了,就答应他了。

  终于各种赛前准备都快要弄好了,我一大早就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成下楼,汪成已经等在楼下。我特别惊讶:“你怎么这么早啊?不用这么早,我还要去做护理呢,下午才开始忙,你上午先忙自己的去吧。”

  他虽然说没关系,但是我还是让他走了,我可不希望我做护理的时候他在旁边看着我没事做,无聊的玩手机,这样会很尴尬的。

  吃过中饭他来了,我就让他去帮我把订好的衣服拿过来。我租了两套衣服,一套是民族舞的服装,因为我跳的是《惊鸿舞》,我需要这样的衣服;还有一套是正装,毕竟我和我的男搭档的选题发挥是新闻联播,需要正式一些。

  开始化妆,想要避免的情况还是出现了:汪成在旁边无聊的玩手机,我在化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