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三七原是二十一

第二章 汶阳田反,乐道安贫

三七原是二十一 九月的胖猫 3578 2019-03-15 01:57:55

  人事部的人将于汶安领到茶水间,走的时候还朝她明灿灿的笑了下,道“我们人事副部这会儿在开会,您稍等片刻”

  于汶安不可否置,从善而流的坐在软沙发上。

  手边放了本杂志,她随手翻了一下,是关于公司品牌的采访,内容无非就是那些很官方的东西。

  等桌上的咖啡都凉了,也没等到那位人事副部开完会。倒是刚才将她引来的那位小同事进来给她换了几杯热咖啡。

  她淡定的掏出手机,继续追她没追完的一部大型古装剧。

  刘巧云推开门,以为会看到对方等的不耐烦的情形,谁知道,一推开门就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姑娘,请容许小生以身相许!’

  没有如愿看到等的不耐烦的画面,刘巧云有些意外,视线落在软沙发上目不转睛的追剧的女人身上。

  很好,刘巧云咬了下腮帮边的肉,轻轻的敲了敲门。

  视频传来小孩高亢的笑死,笑声颇有魔性,于汶安跟着笑倒在软沙发上,似乎没有听到敲门声。

  刘巧云皮笑肉不笑的抬手用力拍门。

  恰巧于汶安手机里正播到精彩部分,忽而响起悲情的音乐,刘巧云看见了刚刚还在笑的不亦乐乎的女人秒变哭哭脸,楞是听到拍门声。

  刘巧云“……”

  忍无可忍,刘巧云上前把手中的文件夹甩在茶桌上,强压怒意,扬起办公式微笑,蹦出来的字却硬邦邦“我是人事部负责交接的,叫我小云就行,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梁总的小学妹,于女士是吗??”

  于汶安在屏幕上点了两下,暂停视频,目光略过茶几上的文件夹,忽的笑道“你们人事部的咖啡挺对我胃口的,能在给我续一杯吗?”

  说着,举起喝完的咖啡杯朝刘巧云扬了扬。

  刘巧云盯着她手中的杯子沉默了一瞬,敛去眼中快要掩饰不住的情绪。

  她是把接待室当咖啡厅了吗,旁若无人的喝着咖啡追剧,完了还要她一个人事部副部给她续杯?把她人事副部当服务员使唤?

  刘巧云笑不出来了,这于汶安不是摆明侮辱她吗?做梦!

  “咖啡先不急,若于女士想喝,我让人多拿些咖啡豆到设计部那边,让您以后天天喝。”刘巧云抿了抿唇,努力弯起僵硬的唇笑道“我们先来谈谈入职的事项,你来之前梁总给你说过公司关于上下班时间和工资待遇之类的吗?”

  于汶安放下被子,收起手机,坐正身子定定的回望,并没什么情绪的“嗯”了声。

  刘巧云点头,拿起刚刚甩在茶座上的文件夹,摊开放在于汶安面前,道“这是入职合同,您看下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的话签完之后,我带你先去设计部了解下。”

  于汶安应声,翻了翻合同,照着上面某一条款念道“不得办公式恋情,若本公司发现,一律开除处理?”

  她抬头挑了下眉,道“你们这条款,婚姻自由法同意了吗?”

  刘巧云噎了下,公司自然是没有限制职员恋爱自由,是她担心于汶安和梁总搞到一块去儿,她更加没办法当上设计部长,擅自加上去的。

  这项条款并不具备法律效力,本以为于汶安不懂,以后好拿来牵制她,谁料竟一上来就发现了这一条规定。

  刘巧云假模假样的端了下架子,调整坐姿,解释道“当然,不会强制性要求,这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意思意思一下。”

  于汶安听着刘巧云言语间的敷衍,不可否置,提起笔干脆利落的签下了名字,将文件夹推回刘巧云面前。

  “你告诉我设计部怎么走就行,我自己过去。”于汶安拿起手边的包包起身,作势要走。

  刘巧云怎么可能放过放过如何机会刁难于汶安,于是挽起她的手甚是热情“那多不好呀,你第一天来上班,当然得好好了解下流程先,我先带你去设计部参观一下。”

  参观是假,想借机宣誓主权是真。

  于汶安推开刘巧云的手,从纸巾盒里捻起一张纸巾细细擦拭,被刘巧云挽过的地方。微微勾起红唇“参观就免了,我还有事,自己过去就成,你就告诉我怎么走。”

  说罢,将纸巾轻轻扔进垃圾桶,侧头斜瞥刘巧云。

  刘巧云瞧着那张纸轻飘飘的落入垃圾桶,静了一瞬,复而笑开“那也成,我正好还有客户要接待,设计部在十七楼,你直接过去就成。”

  于汶安笑了一下,礼貌性道谢,便推开门,踩着高跟鞋悠然离开。

  等电梯的期间,微博特别关注响了,她点开。

  是当红艺人裴沅发文澄清于大咖演员冬陵的绯闻。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冬陵便转发裴沅那条微博,并配文“下周《艳桥》开播,期待新剧能获得大家喜爱!”

  于汶安看的认真,没注意到电梯门开了,里边的男生咳了下,于汶安才回过神来,退去微博。

  待她走进去,男生靠着楼层按键那边,便问道“几楼?”

  于汶安回想了一下,道“十七楼,谢谢!”

  男生没说话,看了眼本就亮着的十七楼键,抬头专注的望着电梯上不断往上涨的楼层数字。

  于汶安瞄了眼,自然发现了本就亮着的十七楼键,暗自挑了下眉。

  电梯门缓缓打开,只开到一半,男生便掂了下背包率先走了出去。

  于汶安跟着走了出去,脚还没落地,前边的男生便走廊尽头拐了个角没了影。

  她回头看了眼身后,并没有鬼。

  于汶安“……”

  走廊采用的是环绕式落地暖黄灯,脚底是大理石黑砖,整个走廊的右面是透明式落地窗,总之,怎么不塔怎么来的装修风格。

  绕过走廊,是深海蓝的油漆墙,有扇檀木做的双扇门,雕刻了长獠牙的鬼脸和被被云半遮的弯月。门把上还挂了串玻璃球风铃,咋一看,有种推开门就能到魔法世界的错觉。

  暖黄灯陪大理石黑砖,现代深蓝色油漆搭棕檀木的复古门.........

  可想而知,这莘御公司的设计部不是一般的有个性。

  于汶安敲了敲门,等了会儿,没人开门。

  她轻轻推开门,风铃晃了晃发出清脆的叮铃,一股浓郁的泡面味儿直冲鼻腔。

  “……”顶着一头大波浪的女人叼着口泡面,睡眼惺忪的眯眼打量于汶安。

  于汶安靠在门框边,用脚跟抵着门,四目相对一瞬,那女子移开视线,似没看见她一般,低头吸溜泡面。

  她偏头打量四周,角落软沙发上躺着两个人,毛毯盖着脸,看不清长相,当能辨别的出是男性。

  不远处凌乱的办公桌上趴着一个扎马尾的女孩在打游戏,办公式最里边的书柜前立着个穿黑衣的短发女子在看文件。

  刚刚电梯里遇到的年轻男生,正笔直的坐在电脑前画图。

  她站了一小会,楞是没人理会她。

  于汶安叹气,她这是做的什么孽。一大早迷路半天,跑来这古怪的设计部找罪受是闹哪样。

  当初是脑子抽了才接受梁嘉叶的邀请,当着什么鬼设计部长。等梁嘉叶出差回来,定要狠狠宰他一顿饭才解气。

  不知是不是她叹气声有些大,刚刚在电梯里遇到的年轻男子从电脑前转头,没什么情绪瞟了她一眼,问道“有事?”

  男子话一出,除了在沙发上躺尸的那两个,其他人都抬头望过来。

  瞧着一双比一双更没有情绪的眼睛,她敛去了眼底的打探,回以更冷漠的表情,开门见山道“设计副部是谁?”

  顶着大波浪的女子放下手中的泡面,抓起手边的空纸箱朝沙发躺尸那两个人抛去。

  只见毛毯下的两人翻了个身,继续打着呼噜。

  于汶安“……”

  女人把落在耳边的碎发别在耳后,将泡面往旁边挪了点,然后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两片响铜,砰砰砰的敲了起来。

  霎时间,整个办公式充满了铜锣敲响声,震的她小心脏一下一下的。

  绕是如此,沙发上的两人似是习以为常,雷打不动的打着呼噜睡的香甜。

  “不好意思,我们部长睡死了,有事儿?”大波浪长发女人淡定的收回铜锣,朝于汶安毫无起伏的解释了一句。

  她觉得梁嘉叶之前提醒的,设计部的人性格有点怪描述的一点都不准确。这哪是有点怪,这简直就是一堆行尸走肉好吗???

  她叹了口气,走进去。身后的门没了她脚后跟顶着,缓缓的合上门,发出一声沉重的碰撞声。

  于汶安走到办公式正中间,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然后抬头。

  先是打量了眼那位大波浪长发的女人,然后从左往右扫了一遍办公式,将所有人都打量了一遍,很是沉得住气,没有先开口说话。

  扎着高马尾的女孩站了起来,语气不甚好的问道“有什么事就说,没事就赶紧走人,这是设计部,麻烦别乱闯。”

  于汶安挑了下眉,差点以为全部门的人讲话都跟要死之人一样没有起伏。现下好不容易听到个有情绪的声音,莫名有点想笑。

  她这一笑,扎高马尾的女孩就不开心了,正想说话,于汶安扬手制止,扬声道“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是于汶安,《随园诗话》中汶阳田反的汶,乐道安贫的安。”

  顿了顿,瞧大伙儿表情没什么变化,又不紧不慢道“相信大家也收到过通知,于今天起,我将当任莘御集团总设计部部长一职,以后多多指教。”

  最后一个字刚说完,软沙发上睡的香甜的两人倏忽蹦起。

  于汶安侧目而望,只见染黄发的男子瞪着铜铃般的碧眼,呆呆的望着她,嘴边挂着疑似口水的透明液体。

  倒是一头羊毛卷的黑发男子眯着眼打量她。

  不等她开口,羊毛卷便阴恻恻的笑了声,指了指墙上的挂着的一排照片。

  “墙上的都是历任设计部长,你这么好看,肯定上镜,循例流张照片在走人呗。”

  她顺着羊毛卷指的方向看了看,心中大概有数。

  来之前,梁嘉叶便给她做足了功课。

  从三年前六月份开始,设计部便出现了奇怪现象,设计部门一职便频繁换人,直到去年一月份,苏仲世任职后,才停止了这一奇怪现象。这期间一共换了14位设计部长。

  梁嘉叶对此颇为头疼,莘御内部本就一盘散沙,如今莘御被收购,制度重改,职员换掉了百分之六十的情况,难免人心惶惶。

  邀请她来时,梁嘉叶只说了一句“把这群问题职员搞定,我保证你姐这两年都不催你找对象。”

  对于这个交换条件,她是满意极了。

  所以她来了。

  既然她来了,就当然有充分的准备。

  因为,论难管教,她认识的人里面,就没有人比她还难管教!

九月的胖猫

于汶安手机屏幕忽然亮了,正是她姐的来电。   她抓起手机,朝梁嘉叶皮笑肉不笑的问道“说好的我姐这两年不逼我找对象呢”   梁嘉叶默默转移视线,有些心虚“我没说过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呵呵”于汶安冷笑。   果然是她的好姐夫,耍起赖来,和她姐一模一样!!!   (PS:女主要开始搞事情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