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宫闱宅斗 宠卿入骨:奸佞妖妃狠撩人
展开

宠卿入骨:奸佞妖妃狠撩人 姜姝晚 著

连载中 签约 美高梅宫闱宅斗

5.31万字

身为大魏国女扮男装的黑化祭司大人,苏郁卿表示只想做佞臣,不做忠臣!然,这新上任的皇帝为何总要盯着她???难道是她佞的太明显了?陆寂白孤傲冷清的眸子睨着苏郁卿,道:“掰弯了朕,还想拍拍屁股走人不成???”
前世为荣国公府的贵女千金,被人陷害,亲眼见着被诛了九族,三千多人的血汇聚成河,重活一世,成了当朝女扮男装的祭司大人,然天不亡我,为何不要仇人之血,祭奠我荣国公三千亡魂!!!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签约

姜姝晚

  • 作品总数

    3

  • 累计字数

    79.51万

  • 创作天数

    349

其他作品

  • 盛宠医女:傲娇帝尊使劲撩

    【新文已发《宠卿入骨:奸佞妖妃很撩人》欢迎戳爆它!!!】世人皆说俊美如斯,权贵滔天的神宗大人爱好男,性别男,然而,曲如婳“我丢了颗心。”男人“在我这。”“我丢了银子。”“在我这。”“我失去了全世界!”“我就是你的全世界。”“...世界欠我一个小哥哥。”男人二话不说扛起曲如婳“乖,我们床上说。” 二十三世纪无所不能的鬼医子一朝穿越,庶母欺,渣爹负,白莲恨,曲如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誓要登上强者之峰,痛踩欺辱之人,报得欺辱之恨!然,上好的白菜拱了,男人手搂美人,俯视一众桃花“这是本尊的人,若想抢,那便战!”

    加入书架
  • 重生之贵女嫡妃

    三年风雨,一场笑话,一杯毒酒,断却情涯。 再睁眼,杜云曦凝眸一笑,你爱江山,我便要这江山易主! 本以为复仇之路艰险无比,奈何路上却有他相伴,大仇已报 谁知一枚冷暖玉,师傅离世,杜云曦跌坐在师傅坟前。 ************************ “尘,我问你件事。” “嗯?说吧。” “你可愿放弃皇位,随我浪迹天涯…” “我愿意…” .......... 小灵第二本,望大家多多支持哦~喜欢的可以加一下读者群:483767738 唐大大读者群

    加入书架

同类推荐

  • 重生之嫡女谋嫁

    笑寒烟

    新文《重生嫡女有空间》已发,求支持~重生而回,夏梓晗才发现,自己上辈子过的有多窝囊和愚蠢,被渣男欺骗,被继母哄骗,还被继妹抢走未婚夫,自己最后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嫁赌鬼又毁容的下场。重生归来,夏梓晗只有三个愿望,一,做个天下最有钱的贵女,二,让所有害过她的人,全都得到应有的报应,三,再嫁得一只金龟婿,生几只小包子,过着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幸福生活。为了实现这三个愿望,夏梓晗努力强大自己,开铺子,学武功

  • 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

    楚玥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杀手,一觉醒来,成为弃妃不说,眼前还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吃她。然而她刚从虎口逃生,转身却落进这个暴君手里。他一逼再逼,她一退再退,退无可退之际,她决定跑。他却用一道圣旨给她玩起了囚禁play。“什么?侍寝?”她冷笑,指间寒光闪簇,眸底涌起嗜血寒光,“不怕被阉,就放马过来。”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压在床榻间,似笑非笑,“原来爱妃这样重口,非要见血?”一夜之后,他对她食髓知

  • 悍妻归来,误惹摄政王

    楚玥

    新文《娇蛮弃妃:陛下,太霸道!》娇嫩,求支持~“毛都还没长齐?姑奶奶?”男子的声音凉凉的,透着危险。“看起来年纪不大,没想到竟是个耳背!”女子冷嘲热讽。她,妖娆、美貌,手段狠辣;他淡漠,高贵,视女人无物。大殿之中,当她手中的金簪抵上他的咽喉时,他没想过要放过她。她却一次又一次在他面前逃走。以为逃出生天,疏不知,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你既不贪图我的美色,也不爱我,放过我如何?”“惹了本王,你还想要全

  • 贵女种田忙

    秋风残叶

    新文《村霸农女:傲娇夫君来种田》已发,求支持~21世纪白领丽人沦为小女娃,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走路招招手的悠哉生活。就盼着长大后发家致富奔小康报答养育恩情,但是自从身边有了这尊神,就发现她的生活有点跑偏了--哼!仗着自己是枚小鲜肉就想讹本姑娘?“这位爷,小女子做的都是小本买卖,不赊账,没现银拿银票也行。”某爷:“银子没有,本王用自己抵账可好?”“你走······”欢迎加入秋风书友会,QQ群聊号码

  • 萌妻来袭:军帅,坏坏宠!

    十三娇

    从她过完十四岁生日那天起,就跟她说了以后不准半夜偷爬到他的床上来,她小嘴一张一合,已经不知道跟他说了多少次最后一晚。孟祁寒真的是宁可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孟杳杳这一张嘴。“以后我要是娶妻了,你也这样爬上来?”“娶妻?人家都讲你不举,除了我孟杳杳谁要你?”某男邪魅一笑:“我都不举了,你还要我干嘛?”“暖床啊,你知道你身上有多暖和吗?”话未落,已被他压在了身下,“只能暖床,那岂不委屈了你?”他是杀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