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高梅 异世大陆 娇妃上线:冷王,轻轻宠
展开

娇妃上线:冷王,轻轻宠 云端慕诗 著

连载中 签约 VIP 美高梅异世大陆

49.3万字

他,是异世大陆神的化身,东国的信仰,拥有天神般的容颜,鬼斧神工的五官魅惑人心,一笑万人醉,一颦天下倾,所有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一见难忘。她,是现代的商业世家的天之骄女,更是现代隐世高人的关门弟子,一朝穿越,她成了她,东国火家家主极度宠爱的掌上明珠,从此逐渐的踏上强者之路,当他初次撞见她,一眼沉沦……

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

作品互动区

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送个礼物~!

推荐票本周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推荐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推荐票

月票本月票数

0

还没有收到月票,期待你的鼓励

投月票
我的迷妹等级

还没人支持Ta·快来做第一人

作品讨论区

0/25字

0/2000字

普通

云端慕诗

  • 作品总数

    2

  • 累计字数

    50.38万

  • 创作天数

    150

其他作品

  • 携你痴狂千笙

    弃女含恨离去,现代跆拳道高手借之重生,红光乍现,魔界始祖沉睡中苏醒…… 祭坛初遇,她作为祭品被送上了祭台,他,为了疗伤借祭台修炼,她误认为他是食人精血的魔神,他却干脆往她的手指一咬成就了他们千生的羁绊…… 她,可为任何人随意筑梦,梦里的一切可成真,可杀人亦可救人,他,疗伤途中,一路护她成长,从此,他们相携千生痴狂……

    加入书架

更多迷妹总榜

  • 1

    小阅书友854012383129

    136 迷妹值

  • 2

    我7642

    114 迷妹值

  • 3

    小阅书友15060042681156338

    63 迷妹值

  • 4

    小阅书友15123010623428803

    13
  • 5

    暂无

    - -
  • 6

    暂无

    - -
  • 7

    暂无

    - -
  • 8

    暂无

    - -
  • 9

    暂无

    - -
  • 10

    暂无

    - -

同类推荐

  • 我家太子妃超凶的

    梓云溪

    天才符箓师,重生为七岁小女娃!稚嫩的外表,狠辣的手段。荒郊野外,她痛殴仇敌被太子撞见,她表情漠然,太子却一见倾心!“太子殿下不好了,太子妃大人一张定身符,把皇帝陛下定在大殿里吃土了。”“这不很正常么?谁让狗皇帝招惹我妻?定的好!再给他泼盆冰水降降火!”“太子殿下这回真哒不好啦!太子妃大大甩了三张爆火符,把郑贵妃娘娘连人带屋炸上天了!”某太子狂笑:“做的好!不愧是我妻,就是辣么给力!”“太子太子,这

  • 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

    默雅

    一个废材包子少女死了,一个犀利毒舌、武力值爆表的女军医穿越而来。手持法杖,她是强悍的灵术士!拉起弓箭,她是霸气的魔弓手!拿起药鼎,她是尊贵的炼药师!他说:“叶澜,我是神是魔都在你一念之间,这天下苍生与我何干,如今我所谋者,也不过你一人而已。”叶澜:“先别说废话,你吃我喝我住我的,欠我这么多,打算怎么还?”“肉偿,怎样?”(一对一,爽文)

  • 重生最强商女:首席,宠上瘾!

    凤不羁

    【女强宠文1V1】“你等会儿,我有东西要取一下。”“取什么?”“娶你!”飞升挨不过天劫,安瑾本以为就此陨落,却不想一睁眼,再次回到了改变她两辈子的转折点。空间在手,修为尚存,这一世,看她如何徒手虐渣男,手撕白莲花,肆意而活。顺便,补偿上一世被她辜负了的那个男人,只是,印象中那个对任何人都冷漠,却唯独会对她绽放笑颜的男人,怎么这么难追?究竟是谁擅自给他添加了傲娇的属性?

  • 重生校园:帝少,很会撩

    夏抖抖

    (男女双重生、修仙、男强女强、虐渣爽文)宸少,您在追妻上面有什么秘笈么?”惜字如金的帝少缓缓开口:“做人留一线……”顾锦汐揉着酸痛的腰肢,恨的咬牙切齿,好一个做人留一线,宸少你的脸呢?前世,她认贼作父,直到死的那一刻才知道家人遇害的真相。重活一世,她虐渣男,踩渣姐,斗极品,护家人,快意恩仇。却无端蹦出个男人,宠她爱她一路从校服到婚纱。后来,顾锦汐才知道——宸少的来历,好牛逼!

  •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1V1苏爽文不虐,男主傲娇情商低,前期闷骚后期明骚,有学院流。】昔日神皇自爆,化身为天元大陆花痴废材大小姐。为爱痴狂?眼瞎的渣男有多远滚多远!废材草包?左手神丹,右手魔宠,神挡灭神,佛挡弑佛!世人欺你、辱你、侮你、轻你、诽你,谤你,你当如何?云轻言:我就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他,揍过之后,你且看他!“滚!”初遇,他不能动弹,一双冷眸满含杀意。“小样,跟我横?!”她扒光了他身上所有值钱的玩意,